(若大家喜歡我鏡頭下的馬拉松風景,不妨Click樂施會的標誌,資助他們的扶貧工作)

2010年2月6日星期六

Athens Classic Marathon.《CUP》二月






公元前四九○年,一萬名雅典軍在希臘的馬拉松(Marathonas)一帶,擊退入侵的數十萬波斯大軍。若不是是士兵菲迪普斯(Pheidippides)為了報喜訊回雅典,跑了四十公里後斷氣而死,我們今天才有馬拉松比賽,也令馬拉松這個沒有特色的地方,成為全世界最有名的小鎮。

馬拉松鎮至雅典這四十多公里,成為馬拉松的經典賽道。每年舉辦的雅典古典馬拉松(Athens Classic Marathon),也成為世界各地的馬拉松愛好者,有生之年必跑的比賽,如伊斯蘭教徒到麥加朝聖一樣。

二○一○年,剛好是馬拉松誕生二千五百周年紀念,雅典的主辦單位也趁機會盛大慶祝,安排特別的儀式和節目。報不到香港馬拉松沒有關係,你一樣可以努力練跑,預備到希臘跑菲迪普斯跑過的路,與全世界的跑手一同慶祝,這個千年一遇的紀念日。

古典馬拉松的獎牌,是我夢寐以求想得到的。村上春樹選擇這條古典的賽道,完成他人生第一個馬拉松;我也不錯,獲主辦單位邀請,參與去年十一月中的古典馬拉松。我要到人生第十二個馬拉松,才有機會於去年十一月在馬拉松鎮、在雅典的古奧林匹克運動場留下腳毛。

由倫敦到雅典的航機上,不少穿跑鞋、運場夾克,一看就知道是來雅典跑步。馬拉松的主辦單位安排很周到,機場已設了櫃台,給海外跑手一切關於雅典、馬拉松、交通的資料。不要忘記問職員取免費乘車證,拿著這張證,雅典市內交通全部免費,還包括市中心來回機場!

下飛機後,大會接待的職員安排的車輛,我直接前往馬拉松鎮十五公里外的拉芬娜(Rafina)。

不起眼的馬拉松鎮

今天的馬拉松鎮是頹鎮一個,酒店也沒有多少間,要找好一點的酒店,最近也要到拉芬娜。若不是對馬拉松運動、對古希臘歷史有特別興趣,遊客不會專程來這裡。小鎮僅有的景點,是紀念馬拉松戰役的Marathon Tomb(紀念陣亡雅典士兵的墓),及馬拉松比賽博物館。

馬拉松博物館,收藏了各種馬拉松長跑的展品,有五十年代的跑鞋、也有歷代馬拉松名將捐出的珍藏、及歷屆奧運會馬拉松比賽的詳盡資料。博物館門外,還有一尊由中國廈門馬拉松主辦單位贈送、寫上「永不停步」的銅像。

波斯帝國與希臘諸城邦的戰爭,持續了大半個世紀,每次都是希臘城邦聯軍以寡勝眾。波斯軍的優勢是機動和輕便,適合打平地的戰,但在山多的希臘很難發揮優勢,突破希臘軍的長矛與巨盾陣。以馬拉松戰役為例,雅典軍只有一萬人、入侵的波斯軍超過十萬人,但雅典軍陣亡人數只是數百人,十倍少於波斯軍。

雖然當年的雅典只有類似港式的鳥籠民主,女性不能投票,波斯人擁有先進的文化,絕不是電影《戰狼三百》描繪那樣,波斯人全是面目猙獰的野獸,但馬拉松戰役被後世形容為,西方文明存亡的轉捩點,是自由戰勝極權的像徵。

這也是為甚麼,法國語言學家布內爾(Michel Breal)堅持一八九六年的第一屆奧運會一定要有馬拉松項目,因為它象徴人類渴求自由、理想,犧牲自我的精神。

Marathon Tomb的開幕儀式

馬拉松不只是運動和比賽、它也是歷史和文化,每年雅典古典馬拉松的開幕禮,都在Marathon Tomb舉行,希臘總統都會出席觀禮。Marathon Tomb於一個綠草如茵的地質公園內,Tomb原來只是一塊扁圓的地基,後面有一座燃點聖火的瓦盤,壯烈犧牲的雅典士兵,包括菲迪普斯,在這裡安靜長眠二千五百年。

沒有激昂的音樂、沒有軍隊的步操,只有風吹草動。只有一群年青人,以現代舞喚醒為自由逝世的英魂,沉睡、蘇醒、彈起、倒下、躍動、飛揚,一股張力在寧靜中蔓延,這是自由與死亡的鬥爭;亂舞之間,一名古希臘士兵拿著火苗,悄悄的走到他們後面的瓦盤,燃點起聖火。

最後,兩名小孩子拿著火炬,用瓦盤的聖火燃點火炬。他們會把火炬帶到五公里外的馬拉松鎮運動場的起點。第一屆奧運會那塊刻上四十公里、標示起點的石碑,今天仍舊在這裡。

起跑

第一屆奧運會結束後,馬拉松仍不是例行舉辦的比賽,直至一九五五年,希臘才定期舉辦古典馬拉松,每兩年舉辦一次。但到七十年代中期,古典馬拉松便停辦了,因為這比賽的獎金並不豐厚,加上賽道挑戰性大,不易締造世界紀錄,精英運動員寧可參與別的賽事了。到一九八三年,城市馬拉松的熱潮興起後,雅典才復辦古典馬拉松。

雅典十一月的天氣仍然和暖,賽前一天仍然萬里晴空,但到比賽日竟然下大雨。馬拉松的聖火沒有被雨水熄滅,萬人一起舉手宣誓:「我將會誠實作賽,不會作弊」後,比賽隨即開始。

菲迪普斯當年跑的路徑究竟是那一段,已經無從稽考了。今天的賽道是馬拉松鎮往雅典的一段高速公路,若菲迪普斯的年代有柏油路,肯定會跑得輕鬆一點,不會到終點後筋疲力盡至死。希臘跑手都很認真,沒有多少人化粧、穿上奇裝異服,我只看到兩個拿著長矛、打扮成希臘兵的跑手。

連續十三公里上斜

頭二十公里,你只會跑過一些小村落,偶爾還有一些小攤檔,馬路兩旁沒有多少人圍觀,希臘人周日早上都要睡覺。真正的考驗到二十公里才開始,由二十公里至三十三公里,連續十三公里都是緩緩上斜。每跑幾百米斜路,都會有一小段平路讓你歇一會,以預備下一段斜路。

最好你甚麼都不要想,把自己當成是機器一樣,一步一步向前跑。斜路總有盡頭的一刻,想像這個馬拉松,是由四十二個單獨的一公里比賽,每次以一公里為目標。翻過一連串的山丘,跑過三十公里的標距板後,終於看到高速公路上,寫上「雅典城」的告示板。

我已是沒有感覺、木無表情的機器,只懂得左右左右向前踏,但看到兩旁路人的打氣、看到雅典古運動場在前方,疲累、震撼、興奮、激動、痛楚、眼淚,一併爆發出來,沒有馬拉松的終點比這裡更震撼。我像超越了時空、穿透了歷史,回到二千五百年前的古希臘

「我終於來到這裡!我竟然來到這裡!我從來沒有想過,可以來到這裡!我才跑馬拉松三年,可以在這麼年輕的日子,回到馬拉松的根源,跑Athens Classic Marathon?我是發夢嗎?」

我的時間是五小時四分,較十三天前的都拍林馬拉松快了二十多分鐘。在欠缺操練之下,可以十三天內跑兩個馬拉松,中間沒有停下來,這算對自己有交待了。阿Q一點安慰自己:我拍了超過一百二十幅照片,若每張照片平均用十五秒拍,我的總拍照時間是半小時。扣除這半小時後,我的時間應該是4小時半!

跑完古典馬拉松後,無論你多麼疲倦,一定要抽時間、攀上雅典衛城的山,看一看屹立二千多年的巴特農神殿,以及衛城的博物館。十一月的愛琴海小島,沒有暑假的喧囂、擁擠、灼熱與夜夜笙歌派對,但若你喜歡清靜,也不介意愛琴海水已涼了,到小島休息也是不錯的選擇。

雅典古典馬拉松(Athens Classic Marathon)旅遊資料:

比賽詳情:
比賽日:十月三十一日
路線:馬拉松鎮至雅典市中心
相關活動:主辦單位仍在定細節及慶祝節目,但每年都會在比賽前一天,於馬拉松鎮的Marathon Tomb公園,舉辦燃點聖火儀式,大會歡迎遊客到場見證。
賽事:除了全馬拉松,還設十公里、五公里、及步行全程
名額:沒有名確上限,每年通常有萬多人報名,名額先到先得
報名費:八十歐元(約港幣九百元)

交通:
馬拉松離雅典市四十公里,公共交通稀疏。最方便還是計程車,由雅典市中心到Marathon Tomb公園,車費約三十五歐元(約港幣四百元)。

大會安排車輛,由雅典市中心,接參加者到起點。

大會在雅典機場設攤位,參加者都會發一張交通卡,可在馬拉松比賽日前三天、
及後兩天,免費乘坐雅典市內交通。請切記向攤位報到!

住宿:
起點雖然在馬拉松鎮,但馬拉松鎮交通不便、酒店選擇甚少,建議參加者住雅典。

鳴謝:雅典古典馬拉松主辦單位。

2 則留言:

Lex 說...

How about the weather? Is it good for Marathon?

Chong 說...

If no rain, it is very good, temp is around 18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