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若大家喜歡我鏡頭下的馬拉松風景,不妨Click樂施會的標誌,資助他們的扶貧工作)

2009年3月15日星期日

深藏磚瓦的可蘭經.Marrakech Morroco

一直以來,對伊斯蘭世界的喜愛,一定多於歐洲。歐洲的名城太雕琢、太浮華、也太花巧、像標本一樣。

伊斯蘭世界的城市,都是活生生的博物館。你也可以在城市裡,找到接近完美的建築。每次回到伊斯蘭的國家,都有時空錯落的感覺,與百多年前的黑白相片對照,這裡的市集仍是一樣的混亂、嘈吵、骯髒、建築物的外觀也是,城市與人,仍然延續千百年來的互動。

這次,我說的是摩洛哥的馬拉喀什(Marrakech)。

相隔一個直布羅陀海峽,以北是歐洲的西班牙、以南是非洲的摩洛哥。摩洛哥鎮守伊斯蘭世界的邊陲,也是法國的前殖民地。但非洲、伊斯蘭和法國這三種文化,在摩洛哥倒沒有融會交織,這個國家有卡薩布蘭卡(Casablanca)這種現代大都會、有撒哈拉沙漠的遊牧部落、也有充滿伊斯蘭文化特色的馬拉喀什。

即使在馬拉喀什,新區與古城區也是分開的。新區是法國人彷巴黎所建,巴黎的規劃以凱旋門為圓中心,向外發射十二條大街;馬拉喀什則以Place du 16 Novembre的圓形廣場為中心,有一幢三層樓的Zara時袋店,街道兩旁有不少法式的露天茶座。在這裡,你可以找到歐洲的時尚風潮。

沿Place du 16 Novembre的Mohammad V大街一直走,新建築漸漸遠去、路上的馬車也越來越多。不消二十分鐘,厚厚的土紅色古城牆、Koutoubia清真寺的方塔就在眼前。
千百年來,馬拉喀什古城是北非的伊斯蘭文化中心。一千年前,歸化伊斯蘭教的遊牧民族柏柏人(Berber),就在摩洛哥建立阿穆拉維王朝(Almoravids),統治整個西北非洲,馬拉喀什就是王朝首都。穆拉維王朝全盛期間,更跨過直布羅陀海峽,把伊斯蘭教徒統治的西班牙洗劫一空。


瘦了西班牙,肥了摩洛哥,伊斯蘭文化就在這裡綻放。柏柏人把西班牙的工匠帶到馬拉喀什,建築奢華的皇宮、清真寺、伊斯蘭學校。當歐洲仍然沒有自來水、歐洲人經年不洗澡、垃圾都往街上丟時;馬拉喀什已有香皂工業,也有完備的自來水道,遠較西班牙以外的歐洲城市先進了。

一百年後,阿穆拉維王朝被另一支柏柏人推翻。馬拉喀什也毀於戰火,可幸新的阿穆赫德王朝(Almohads)很快重建了馬拉喀什,Koutoubia清真寺的方塔至今仍屹立在城中央。

過城門,繼續往前走,穿過一個停泊滿馬車的廣場,就是Djemaa el-Fna市場。

這裡是Marrakech的靈魂,沒有這個市場,Marrakech只是一個古城而已。自伊斯蘭傳入摩洛哥,千百年的黃昏,賣藝者、馴蛇師、彩繪紋身師、夜市檔販,就在這個伊斯蘭世界最大的舞台跑龍套,各自劃一個小角,繼續昨天未完成的街頭劇。時間在這裡是靜止的,上一個世紀那個口述的傳奇,每天都在不斷重覆。

在Djemaa el-Fna市場,馴蛇師吹的嗩吶、馬車咯咯、各種你喊不出名字的樂器,不斷在你耳邊轟,穿各種傳統服飾的表演者,爭相向你招手,把活蛇套在你的頸上,還有那些翻筋斗的、賣藝的、說書人、神打上身的、江湖賣藥郎中...目不暇給。

這種神秘、震懾、詭異又荒誕的氛圍,令你有元神出竅之味,懷疑自己是否穿越了時光門,回到上一個世紀?不過,當你拍照後,這些表演者收起燦爛的笑容後,上來跟你討拍照費,你就知道自己沒有離開了現代,廿一世紀的第三世界的旅遊業經濟,是廣場運行的規則。

待久了,發現看這些表演者怎樣「收陀地」,較他們的表演更有趣。原來他們都是專挑軟的柿欺,付過錢的遊客,他們就會用誇張的表情和語調說太少,製造心理壓力,讓旅客不斷掏腰包。當然,你堅持不付錢,他們也是無可奈何,最多也是咒罵兩句。

摩洛哥人的口味之刁與中國人有得併,有羊頭、羊腦和蝸牛湯等。蝸牛湯是當地流行小食,有一排專賣的夜市攤檔,大碗10元、小碗5元(摩幣與港幣約一兌一)。要用牙簽把整隻蝸牛挑出來。入鄉隨俗,我也懶得去分,那裡是排泄器官、有沒有排泄物,總之整隻吃下肚算了。蝸牛沒有特別味道,但熬出來的湯就很苦,一點也不好喝!

在馬拉喀什古城很大,看地圖也沒有用,因為這裡的街道沒有名字。盤纏的街道錯綜複雜,很快你就會迷失,不知自己身在東南西北。突然間,有賣畫的店鋪老闆向我招手,問我:「來自那一個地方?」說罷,他掏出他的皮包,拿出一張五百元港幣。

「這是你們的貨幣嗎?約值摩紙多少?我無法在這裡兌換,不如我跟你換?你開價多少?」他說。

我也不曉得,一個摩洛哥人為何會有港幣?是否有香港遊客,用港幣買畫?看過這張紙幣後,我判定它應該不是偽鈔。但猶疑了好一會後,我還是沒有跟他換了,還是便宜莫貪!

馬拉喀什,也保留了眾多西班牙式伊斯蘭建築的瑰寶。西班牙由公元八世界起,開始被伊斯蘭教徒管治,但到1492年、格林納達(Granada)淪陷後,除了Alhambra皇宮外,西班牙的伊斯蘭清真寺、宗教學校,不是被破壞夷平、就是改建為教堂及基督教建築。

有人說,伊斯蘭教徒是用建築去表達可蘭經,但即使你不懂伊斯蘭教,也會讚嘆伊斯蘭建築之美。馬拉喀什的Ali ben Youssef Medersa(宗教學校遺址)、市博物館和美術館的庭園,是這個城市中最美麗之地,有令人難以置信的均稱和安詳。

在西方,每個城市都有廣場,公眾空間是外向的;但伊斯蘭建築內斂得多,把公眾空間、庭園放在建築內,家庭才是重心。每每以為是走廊的盡頭,但原來又有另一個隱藏的花園,伊斯蘭的庭園,一步一景,更是驚為天人,他們就是懂得,劃一個封閉的空間,創造一個新世界,然後把整個宇宙放進去。

庭園的寧謐,洗滌市集的喧鬧。就讓我一直徜徉在這裡,不要喚我離開好了。

注意事項:

交通
香港沒有直航機往馬拉喀什。最經濟的方法是先到倫敦,廉價航空Ryanair和Easy Jet,都有倫敦往馬拉喀什的航線,若提早預訂,來回機票約一千元,航程約三小時十分。兩間航空公司也經常減價促銷,筆者的來回機票連稅,也只是港幣三百多元。

坐的士要小心,不少的士司機都會亂開價、繞路、或釣泥鯭(沿途載其他客人),只能祝大家好運。由機場出市中心,坐巴士最便宜化算。來回票時效兩星期,價錢是30元摩洛哥幣。

貨幣
摩洛哥實行外匯管制,幣值與港幣相若。機場、酒店和找換店的匯率相若,旅客最好帶備美金,然後到當地兌換。

食宿
因為毗鄰歐洲,很多歐洲人會到馬拉喀什旅遊,所以物價一點不便宜,可以選擇住當地的民宿式酒店(Riad),雙人房價錢由七百元至一千多元不等。不少民宿式酒店在橫街雜巷之端,外觀看來毫不起眼,但內裡是豪宅級的裝修。

由於位置極隱蔽,馬拉喀什古城又像迷宮,最好先問他們取地圖。也要小心熱心帶路的居民,他們都會索帶路費。

即使到夜市食飯,價錢也不便宜,與香港價相若。夜市攤檔的碗碟杯,通常只是用水沖沖然後再用,擔心肚痛者,請自備私伙餐具。

遊覽季節
遊馬拉喀什最好在春天和秋天。冬天的晚上太冷,夏天的白天太熱。

2 則留言:

匿名 說...

你的相片好吸引呀!
都是用lx2影的嗎?
若是,那部機真是幾超值。
n小姐

Chong 說...

係呀!lx2係比lx3好,夠輕。

lx3太大部囉,雖然有24wide angle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