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若大家喜歡我鏡頭下的馬拉松風景,不妨Click樂施會的標誌,資助他們的扶貧工作)

2009年11月18日星期三

愛爾蘭的人情冷暖. 《茶杯》十一月


毅行者由香港發起後,這十多年間傳播到世界各地,今年終於臨到愛爾蘭了。參加過四個國家、總共五次毅行者,沒有樂施會比愛爾蘭更令人窩心。愛爾蘭人對毅行者的好,遠超乎我的想像。

第一屆愛爾蘭毅行者,只有九十多隊參加。我們隊遠道前來愛爾蘭,沒有朋友來支援。愛爾蘭樂施會的兩名職員Anna和Katie替我們做義工,三十小時不眠不休,駕車運載我們需要的物資,到每個檢查站給我們。

除了愛爾蘭樂施會的義工,又有甚麼人願意捱更抵夜、連續兩天駕車支援素未謀面的陌生人?

還有愛爾蘭樂施會的總幹事Jim Clarken。掛著獎牌、一拐一拐的他,在終點逐一答謝完成的隊伍,特別是我們這些外隊。

不單愛爾蘭樂施會,愛爾蘭人的熱情和友善,也是超出我們想像。出發前一天,我與隊友在Carlingford街上碰到退休女士Cecilia,她請我們到她家坐坐,喝下午茶聊天、跟我們講愛爾蘭的人和事,我們一坐就坐了兩小時多,喝了她不少奶和茶!

由終點回酒店一程,的士司機知道我們遠道前來,為他們的樂施會籌款後,便不收我們車資,免費載我們。

愛爾蘭的天氣,大概是全歐洲最差,聽愛爾蘭人說,今年由整個夏天都沒有太陽。幸好天公做美,毅行者的兩天都有陽光普照,讓我們看到愛爾蘭鄉郊的藍天、翠綠的田、日落前的紫霞。

整段路沒有巍峨的山峰,最高的黑山(Black Mountain)只有四百米。請不要輕看這這座黑山,當你走了八十多公里、二十多小時沒有睡覺,這四百米如通往七重天的高牆,怎樣也不讓你翻過去。愈往上爬,煙霧愈來愈大、氣溫驟降,冰點撲面,你分不清楚是雲、是雨、還是雪。

這個毅行者的另一挑戰是時限,香港有四十八小時之多,但這裡只有三十小時。愛爾蘭這段路的山雖然不及香港高,但超過八成路段都是硬馬路及瀝青路,慢慢消耗你的腳力。若你沒有穿跑鞋來,而是穿硬底的行山鞋,到五十公里後,你如走在地雷陣上,每踏一步,腳板被炸過皮開肉裂、痛不欲生!

我在愛爾蘭遇到的都是好人好事,最無品的卻是香港人。

這屆有四支香港隊伍參加,樂施會安排車輛接送其中三隊到起點。據樂施會的安排,車子預定於六點半開出,但未到六時半,車上的兩隊香港人已等得不耐煩,不斷在車上發牢騷罵我們,又大聲說:「大明星終於到囉!」

我們都是香港人、同一時間起步,遠道來這裡不是吃喝玩樂開派對,而是參加毅行者、為扶貧籌款。是否應該有多一點諒解和支持,而不是冷嘲熱諷?何況我的確沒有遲到,樂施會通知我的集合時間是六時半。

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

愛爾蘭毅行者
日期:九月最後一個周末
路線:北愛爾蘭南端的Rostrevor、到愛爾蘭北部的Carlingford
最低籌款額:二千歐元或二千英鎊
每隊報名費:二百歐元
賣點:不必抽籤、友善好客的愛爾蘭人、大會體貼的支援、中段要坐快艇、Carlingford一帶的風景、終點有按摩服務
挑戰:時限只有三十小時、只有少部份是鬆軟的山路,大部份路段是硬馬路、愛爾蘭天氣差,經常下雨
網頁:http://www.oxfamireland.org/trailtrekker/

6 則留言:

小叻玲子 說...

其實香港人也很有人情味的~ 有不少支援隊伍, 願意support跟足全程! 我06年和去年也由早上八時跟車support至凌晨二時, 仲行埋最後兩段. 其實做support跟全程, 就像自己身歷其景, 很有滿足感!

Chong 說...

係呀!

但愛爾蘭最難得係三唔識七,都對你咁好,呢樣先最感動。

如果在寶龍軍營(今年改終點,無軍營囉)截的士返荃灣,都好難有司機會義載囉!

當然人家要搵食,唔可以要求咁。

Lex 說...

我昨天剛完成人生首次毅行, 4人一齊沖線好開心!

Chong 說...

恭喜Lex君!

毅行者比馬拉松更好玩,收獲更多。額外賺的是四人的情誼。

外國的風光比香港的麥理浩徑更好,你一定要試試參加外國的毅行者!

匿名 說...

文章作詞意景非常動人, 你說你都是中国人,希望你說的要事實, 車上的兩隊香港人沒有不斷地在車上發牢騷罵 你們,只說了兩句 :「大明星終於到囉!」「六時半是大會集合時间」.

你沒說自己在車上說些什麼,你要記住六時半不是開車時间, 說這兩句說話的人都是有文化的香港人.

Chong 說...

匿名君:

你留個電郵給我,我把樂施會給我的電郵覆印本傳給你。當中寫上:

「Tranfer from Carlingford Centre Pick-up 06:30am. Tranfer to Kilbroney Park.」

我的兩名女隊友早一點上車,「發牢騷」是她們告訴我的。

我記得,我在車上說:「我收到的時間是六時半,若果累你們慢了拿不到獎,我賠給你們。」隨後,我只是跟隊友談話,沒有再說其他東西了。

沒有人想遲到,去外國行毅行者更是。

若你們因意外遲到,一上車就被自己同胞單打說:「大明星終於到囉!」

你又會有甚麼感想呢?

我知道我有朋友的朋友,是認識你們的,你們若想碰面講,我可以聯繫一下,或電郵給我, s985720@yahoo.com.hk

多個朋友,總比多個敵人好。說不定不打不相識,從此冰釋前嫌,大家成為山上的好朋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