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若大家喜歡我鏡頭下的馬拉松風景,不妨Click樂施會的標誌,資助他們的扶貧工作)

2012年12月23日星期日

搞馬拉松要學峇里.《am730》21/12

賽道沉悶、凌晨出發,田總怪政府不肯封路,政府和區議會怕市民投訴,市民只看田總賺個盤滿砵滿,自然反對為一項小眾活動而犧牲方便……結果一件既有意義、 又可以推銷香港的活動,弄至半夜起步、沉悶無比。跑手被充軍、放逐至行人止步的高速公路,比賽完全與整個城市割裂,晨早流流的聲響擾人清夢,跑進銅鑼灣的 跑手像罪人一樣被路人怒目而視。

若果香港像美國一樣,比賽要付一點封路費給政府,市民反對的阻力也會小一點(紐約要付三百萬美元),但要扭轉封路難的情況,一定要改變市民的觀念,讓他們看到馬拉松的好處,甚至投入和參與,令馬拉松像放煙花一樣理所當然,一年封幾次路也沒有問題。

印尼峇里馬拉松是意外的驚喜,傳統建築、熱情的峇里人、民間濃厚的宗教氣息……小島最美,全部集中在42.195公里的賽道上。怎樣辦一個有氣氛、又有市民支持打氣的馬拉松,峇里絕對有資格教香港。

每跑到新的村落,先有兩排小學生以吹氣棒打氣,再有樂隊演奏峇里傳統音樂,有舞獅打鬥的神話劇目,有拿著扇子、化好妝的女士跳民族舞,還有男士們把各種巨型印度教神像全部抬出來巡遊……整條村落的人當馬拉松是周年慶典、宗教祭、音樂祭,把峇里最地道的文化「晒冷」獻給跑手。

這種熱鬧歡樂、甚至帶點瘋狂、超現實的情景,在香港、泰國、其他東南亞國家都沒有。泰國的村民才不會一早起床為你打氣呢!難道是峇里人特別熱情?還是泰國人特別冷淡?

峇里馬拉松的由BII MayBank(銀行)贊助。辦馬拉松外,銀行亦在山區扶貧,捐助校服、書本、體育用品給村落的學校,捐款給兒科婦科診所等。村民看到馬拉松不是「搞搞 震、多噪音、無幫襯」,而是改善了村民的福祉,自然不介意組織啦啦隊及各種表演打氣,馬拉松的氣氛就是這樣搞活了。玩得過癮的跑手向其他朋友推薦,為賽事 添口碑,未來吸引更多人參加。

爭取市民支持不是沒有辦法,香港做不做,看看主辦單位有多少熱誠和意志了。第二屆峇里馬拉松將於六月舉行,有興趣的跑友不要錯過!

我的峇里筆記:http://somewhereintheplanet.blogspot.hk/search/label/Indonesia 
我的峇里相簿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media/set/?set=a.10150850510630649.482022.539715648&type=3
 

2012年12月19日星期三

馬拉松證書小記


今日收到韓國寄來的證書,DMZ馬拉松。

獎牌比證書實在得多,一堆重過錏鈴的獎牌,肯定比一叠如環保廢紙的證書更值得炫耀,,特別對我這些4、5字頭的慢人。

並不是所有比賽發證書,有些只有e copy,跑手自行上網download,勝在夠環保。我參加了20個海外賽事,但大約只有十張證書,有些應該寄失了,反正我也沒有儲證書的習慣,也懶得追問賽會補發,而大阪馬拉松,我直呈叫大會不必寄證書給我好了。

我收過的眾多證書之中,DMZ是惟一一張同時附上相片!不要看輕這一張相,若不必貼圖貼相,證書是相當容易印,但配相片多一重功夫,金睛火眼核對照片與跑手是否同一人,要花多很多人力和時間呢!

並不是所有賽會,都願意花時間辦這種工夫,所以真的要向DMZ鼓掌讚賞了。各位喜歡搜集證書的跑友,如果都想要一張附照片的證書,明年九月記住去跑DMZ!

2012年12月15日星期六

《渣打馬拉松TVB化》.am730.14/12


從數字上看,渣打馬拉松的確相當成功。參加人數由2004年二萬五千人,增加至今年的七萬二千人;以往通常過兩、三星期才滿額,今屆只消 一、兩天已爆滿。數字上的成功,只是沒有選擇和競爭的結果,有如TVB的慣性收視,齋播雪花也贏亞視九條街,但絕不代表TVB節目的水準高。

渣打馬拉松的問題,過去兩三年寫過了不少:年年設計重複的Tee、沉悶無比的賽道、大部分路段謝絕打氣和觀戰……講也講到口臭。渣打馬拉松的透明度也令人 詬病,不時被傳媒批評。以倫敦馬拉松為例(圖),確定由維珍財務的贊助後,倫敦賽會便宣布五年總共的贊助額是1,700萬英鎊(約兩億港元,平均每年四千萬),每年的開支和盈餘也可以查得到,帳目細節會提交倫敦市政府、地區議會的代表。

香港?沒有人知道渣打銀行每年贊助田總多少百萬或千萬,具體如何處理盈餘也不知道,遑論帳目的細節。

TVB發生的問題,在渣打馬拉松身上也一樣找到。恃著有慣性收視、大台效應,年年重複、袋袋平安方為上策。電視台尚需要遵守通訊局的指引,但政府則每年奉 旨補貼封路的開支給田總辦比賽,卻稱因為「賽事非政府直接資助」而無權監管該項目的財政,其他主辦者要向政府申請市區路段封路辦比賽則難若登天。

十公里早已淪為不籌款的百萬行,但田總本屆又增加了兩千個名額,令賽道更擁擠。若田總想讓更多跑手參與,負責任的方法是應該盡力向政府爭取封更多路段、延 長封路時間,甚至把十公里、把半馬分拆出來,像倫敦一樣分開不同的周日,辦十公里、半馬和全馬,而不是無止境增加名額,直至賽道塞爆地陷。

由New Balance變「特步」贊助的渣打馬拉松,某程度也是香港的縮影,只靠吃老本而走不出新的路,大陸化取代國際化。

打破慣性收視的悶局靠發新的電視牌照,改善馬拉松的水平也要靠競爭。馬拉松並不是只有田總才可以舉辦,例如東京、倫敦和紐約馬拉松分別由政府、慈善信託基金旗下公司及跑步會舉辦,而不是由日本、英國和美國的田總,希望政府在馬拉松方面也開放市場,讓馬拉松界的王維基,打破渣打壟斷的悶局。

參考資料:
關於倫敦馬拉松帳目
http://www.virginlondonmarathon.com/news-and-media/news-and-media/dispatches_faq/

明報去年關於馬拉松帳目報道
http://www.mingpaohealth.com/cfm/news3.cfm?File=20110220/news/gba1.txt

2012年12月10日星期一

澳門馬拉松鬧劇後續 X 十二月客串商台節目環節

謝謝澳門跑友投稿,只是短短幾天,「澳門馬拉松鬧劇」一文已成為本博客開站以來最受歡迎的文章之一,也吸引一些網友轉載連結,但以澳門政府一貫的處理手法,最終肯定也是不了了之,不提不存在,當無事發生。

該澳門跑友有後續補充,話說澳門田總5/12日,擺和頭酒宴請澳門區約十多名得獎跑手,並說明年會以「私人名義」獎勵大家,以為灌兩杯酒後,大家就可以大事化小、小事化無,但沒有任何承諾和道歉。 澳門跑友形容:「這種幼稚的做法,真令人汗顏....我覺得自已係好係鄉下生活緊...哈。」

另外,小弟於十二月逢星期日晚(8pm-11pm)的商台節目《你知道我在圈你嗎?》,客串十分鐘聲音環節,談世界各地的馬拉松。剛過去的一集講東京大阪、下周是峇里、下下周是南韓DMZ、下下下周是捷克布拉格,有興趣翻聽的可以去以下連結:

http://www.881903.com/Page/ZH-TW/BrowseSchedule.aspx?ItemId=2712 

若有讀者跑友網友,遇到無賴賽會、不公比賽、荒謬安排,歡迎報料,email: hiuyeung_chong@yahoo.com.hk。我會在這裡發佈,等其他跑友知道,日後避之則吉。謝謝!

2012年12月7日星期五

世界輪椅賽的發展.《am730》7/12

(我在樂施會開了一個籌款戶,放在Blog的上方,若各位捐$200或以上,我送一本書給大家 《42公里的風光》,答謝大家對樂施會的捐助。

捐款者可以capture screen(按一下print screen, 然後去小畫家選擇paste,互聯網的畫面便出現了)為憑據,然後告訴我郵寄地址,我把書寄給大家。My email is hiuyeung_chong@yahoo.com.hk。

 
希望可以盡一分綿力,協助發展中國家的貧苦大眾。我的目標是一年之內籌$6,000,等於一隊香港毅行者的最低籌款額,希望在讀者支持下達到目標。)

廣州今年11月18日舉辦第一屆馬拉松,賽前一天某採訪主任打電話找我:「我們中國組明天派記者採訪廣州馬,有沒有東西需要注意呀?」我心想:「問這個問題已暗示,該記者不懂馬拉松,寫出來的報道恐怕也不會準確和深入。」

馬拉松不是重要新聞,記者不懂也無可厚非,以輪椅馬拉松為例,渣打今年第二次舉辦輪椅賽,很可惜規格倒退了,全馬輪椅賽變成半馬輪椅賽。但大部分傳媒報道 渣打「首設」半馬輪椅賽、「增添」半馬輪椅賽。「首設」還算勉強準確,但又何來 「增添」?有報章引述田總解釋,因為考慮全馬賽道的難度,故把路段縮短。難度過高,其實還可以考慮增加時限、或重新設計一條賽道,只是因為選縮短路程最容易、最省錢。況且又有多少人會關心,輪椅賽是全還是半程?

輪椅賽在西方很早已出現。在反貪污捉葛柏的年代,波士頓馬拉松已引入輪椅賽,倫敦、首爾和紐約先後於83年、92年和00年啟辦,連較貧窮的肯雅也於06 年第二屆奈羅比馬拉松引入半馬輪椅賽,但香港遲至2010年才開設十公里輪椅賽,當屆更有一條附加條款──不夠十人便取消不辦。當屆果然不足十人報名,經 輿論及平機會的批評後,田總翌年設全程輪椅賽,不過把時間定得極嚴苛和不合理,連傷殘運動老手Ajmal Samuel也未能在時限內完成賽事。

今年四月首辦的印尼峇里馬拉松,已引入短途輪椅賽,賽會還在賽前的馬拉松運動展覽會上,介紹輪椅運動員給比賽的其他參加者認識。首辦的峇里沒有不足十人便 取消的條款,聽大會的職員說,為了令賽事有足夠人數順利舉行,賽會送他們到峇里參賽。從這些安排上,你看到甚麼才是真正的從心出發。 

發展輪椅馬拉松不容易,比賽用的輪椅要訂造,Ajmal Samuel也只可以在清晨交通稀疏的時間在馬路練習。希望田總和香港殘奧會多些推廣輪椅馬拉松,駕駛者也有多點包容,碰到輪椅運動員在馬路練習時,不要 Beep他們,希望香港有多些傷殘人士投入輪椅馬拉松,未來的日子培訓出輪椅界的蘇樺偉。

2012年12月5日星期三

澳門馬拉松鬧劇--讀者來函

(澳門馬拉松上周日舉行,收到一澳門讀者的來函,希望講講這比賽極荒謬的錯誤,讓更多人知道澳門的比賽是如何不濟,值得各位花時間一讀!) 

每一個跑馬拉松的人都有一個目標,有的希望完成比賽,有的希望破自己的紀錄,有的希望奪標,有的希望破大會紀錄,有的人希望賺錢養家(黑人跑手)

十二月二日,進入第31屆的澳門銀河國際馬拉松卻發生了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怪事,所有跑手都跑錯路了,而且,跑錯還分為:跑錯了 跑得"錯了 之別。

情況大慨是這樣,比賽起終點同樣設在田徑場上, 比賽一開始,參賽者剛離開運動場之際,就跑住錯的方向,跑了幾百米後,有一部份的人發現不對了,但是因為人多,只能抱著十分懷疑地邊跑邊想,也不能跑回頭,就逼著跑另一條路回來,而另一部份的人就繼續跑向更錯的方向才回頭,所以就出現有些人跑多3KM(特邀跑手),有些人跑多1.5KM(一般跑手)的區別

因為這件事,比賽時出現了一些奇景:

1.  當跑到大約 5KM左右的時候,看到一班特邀跑手從後面衝上來(以我們衝 200米的速度)。除了可以近距離接觸跑手外,亦十分危險。

2.  前面10KM左右的路程,都由本地跑手領先,本地跑手這次可謂出盡風頭。

3. 還看到一名外藉跑手,一面說著 F開頭的奇怪英文字,一面從後面衝上來。

4.香港特邀男跑手黎可基要跑到15KM左右才追上筆者,賽後看到他一面無奈。 

5.而第二次鳴槍開跑的迷你馬拉松,亦同樣出現跑錯路的情況。

6.頒獎區空空如也,有部份運動員因此不去領獎。

事後組委會承認工作有改進空間及對運動員抱歉,不過除了這些之外,好像看不到什麼誠意,其實組委會能否做更多,例如:
1. 對於在限定時間內不能完成的運動員,是否能補發紀念獎牌?他們可是因為路長了不能完成的。

2.既然大會亦承認路程是超過規定長度,對於一些真的有機會拿到破紀錄獎而又不能達標的跑手,是否能補發另一些獎項 (如:第二十八屆雅典奧運馬拉松,巴西選手德利馬因為受襲而失去金牌,最後他被授予體現傑出的體育精神的皮埃爾獎)

3.至於其他的跑手,大會能否發一封正式的道歉信,甚至乎給予明年報名費或其他的優惠,希望大家真的能見諒,明年能再來澳門參加?亦承諾明年可以辦得更好。

其實作為一般跑手,最想看到的是誠意,而不是簡單的說句:暫時未收到投訴,仍在了解原因之類的話,希望組委會能展現出更多誠意,而不是在五十七個國家,六千名運動員心中留下今屆失望的回憶!

跑步愛好者上

2012年12月2日星期日

南韓DMZ非武裝地帶馬拉松.《SportSoho》十月



(我的DMZ馬拉松相簿:

(我在樂施會開了一個籌款戶,放在Blog的上方,若各位捐$200或以上,我送一本書給大家 《42公里的風光》,答謝大家對樂施會的捐助。

捐款者可以capture screen(按一下print screen, 然後去小畫家選擇paste,互聯網的畫面便出現了)為憑據,然後告訴我郵寄地址,我把書寄給大家。My email is hiuyeung_chong@yahoo.com.hk。

 
希望可以盡一分綿力,協助發展中國家的貧苦大眾。我的目標是一年之內籌$6,000,等於一隊香港毅行者的最低籌款額,希望在讀者支持下達到目標。)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馬拉松緣於戰爭──二千五百年前的馬拉松戰役。今天,馬拉松已是和平的象徵,全世界只有一個馬拉松於戰區舉辦,就是南韓的DMZ馬拉松(非武裝地帶,Demilitarised Zone)。比賽於南韓江原道(Gangwon)鐵原郡(Cheorwon)鄰近邊境的非武裝地帶附近舉行,讓你跑在冷戰最前線,深入高度設防的軍事禁地,今天哨站的南韓軍人不備戰、不訓練、不打杖,而是整齊列隊為你鼓掌打氣。

多得於韓國友人的介紹,我才知道南韓有DMZ馬拉松。我聽聞北約和美軍,曾在阿富汗和伊拉克辦一些比賽讓軍人參與,但DMZ馬拉松肯定是世上最大規模的戰區馬拉松比賽。

理論上,南北韓今天仍處於交戰狀態,據韓戰休戰時雙方協議,兩國鄰近邊境的兩公里土地劃為非武裝地帶,鄰近非武裝地帶則是軍事禁區,只有參觀DMZ的旅行團或預先申請才可以進入。戰區辦馬拉松比賽的確別開生面,DMZ馬拉松也是僅有的機會,一般人只需要參加比賽,便可以闖過軍事檢查站。

或許有人覺得在戰區跑步「危險」,擔心北韓偉大領袖金正恩元帥忽然在比賽期間發動襲擊。當然世上所有事都會發生,去內地跑步可能碰上豆腐渣工程突然路陷橋榻;東京馬拉松也可能碰上大地震;紐約馬拉松也有機會出現恐怖襲。DMZ馬拉松不見得有甚麼特別危險,何況還有這麼多軍人沿途保護呢!戰區跑馬拉松肯定是難得過癮經驗。

周五辦工室工作結束後,直赴機場登上凌晨前往首爾的飛機,迎戰我人生的第二十個馬拉松比賽。

韓國是亞洲的馬拉松大國,1936年的柏林奧運,韓裔名宿孫基禎(韓國當時被日本佔領,孫基禎是代表日本參賽)成為首位奪得馬拉松金牌的亞洲運動員。1992年的巴塞隆那奧運,馬拉松金牌由南韓的黃永祚奪得。但聽韓國跑友說,南韓大型馬拉松比賽是近十年起才流行,特別是亞洲金融風暴之後,因為地方政府希望辦馬拉松振興經濟,同時希望借此激勵國民的鬥心。

DMZ馬拉松則是在2004年開始辦,起點和終點位於鐵原郡的小鎮孤石亭(Goseokjeong)。馬拉松大約有一半的路段位於鄰近DMZ的軍事禁區,其餘一半在軍事禁區以外,所以辦得成這個比賽,南韓軍方的支持相當總要,若軍方不願開放禁區,隨時可以用「國家安全」為理由停辦比賽。幸好馬拉松啟辦至今,北韓都沒有「趁火打劫」,邊境一直相安無事。

比賽也有半馬、十公里和五公里,但賽道都在軍事禁區以外,大會也希望更改賽道,讓所有跑手都可以跑軍事禁區,甚至在禁區內出發,但未落實更改之前,要走入最前線便一定要參加全馬。

南韓的馬拉松比日本和歐美簡單得多、也較本地化,很多比賽連英文網頁也沒有;比賽時限只有五小時的馬拉松比比皆是,因為在南韓封路與香港一樣困難,所以比賽都要盡快完成;韓國也沒有Expo的概念,號碼布都是由主辦單位直接寄給跑手,即使DMZ的起步位置較偏遠,跑手很少提早一天到達孤石亭或鐵原郡休息,而是坐大會在清晨時分安排的車輛直抵起點,外國跑手則需要提早到現場取號碼布。

戰區的比賽怎少得展示武器?賽前提早一天,南韓軍方把八輛坦克及重型裝甲車,由軍營駛到起點旁的空地停泊,我也是第一次看到真的坦克在你眼前行駛移動!到比賽日,這些坦克重型裝甲車都讓你爬上去拍照,甚至連駕駛艙也開放給大家看看。

出發前天氣報告還說鐵原郡周末和周日下雨。我不擔心打水戰,韓國九月仍有點熱,涼一點也會輕鬆些,最怕是拍不到好照片報道。周六早上的確陰霾密佈,但天氣到下午已明顯好轉了,周日早上數百名跑手更可以在陽光下,跟著大會安排了選美比賽小姐做早操熱身,全場如演場會歌星脫衣一樣high

DMZ馬拉松,包括全馬、半馬、十公里和五公里約有五千人參加,由全馬跑手最先出發打頭陣。韓國跑手都不太急於上線及霸頭位,大家很有秩序排直線,一起搥打前面跑手的背部,幫他們鬆鬆筋骨,這種情景還是第一次見。槍聲一響,在軍樂隊的演奏下,全馬跑手一踴而上。

雖然只是中小型的比賽,但賽會安排綁著寫上時間氣球的pacer,協助跑手以目標的時間完成賽事,反映南韓跑手對時間的認真。另一項值得讚是大會沿途的支援服務,踩rollerblades的醫護人員在穿梭路上,隨時替跑手噴藥療傷;大會還因應天氣炎熱,在三十多公里置一架水車不斷噴水為跑手降溫,最後一個水站甚至提供凍可樂。

頭十公里路都是稻田的風景,我一直守在全馬的尾段,跟著4:40pacer跑。沒多久,半馬的跑手已從後方追上來,看到有個戴太陽眼鏡、跑半馬的老伯穿上印有「獨島」圖片的背心,南韓旗印在島的下方,還有一句韓文,估計也是宣示韓國擁有該島的主權。

軍人跑手都穿某一兩款Tee,寫上ROK Army(Republic of Korea)或「精兵育成」的字眼。每隔數公里,都碰到軍人打氣團,排列成左右兩行為跑手鼓掌,南韓跑手比較內斂,不太會跟軍人互動,看到這些軍人陣,最好是伸出手板與整排人一次過Give me Five,答謝他們的一早到來打氣的熱心,讓打氣的人更落力,參加的人跑得更high

南韓法例規定,所有男士都需要服至少21個月的兵役,沿途的軍人都是一臉稚氣,幾乎肯定他們全剛剛畢業不久的小伙子。軍旅的生活相當沉悶,難得有個馬拉松比賽,讓大家走出軍營為自己的同僚打氣,順便可以看看穿背心短褲的女跑手?

賽道的風光明媚,稻田、農舍、北邊的盡頭是連綿山巒,再翻過山嶺是資本主義世界的盡頭──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。孤石亭起步後,我們一路向北,越往北,村落愈來愈疏,建築物也愈來愈少,當全馬和半馬分渡揚鑣後,差不多到軍事禁區了,也開始看到韓戰的遺跡,例如早已被炮火損毀的商會及倉庫,及聞名的被炸穿天花板的朝鮮勞動黨舊黨部。韓戰前,鐵原郡由北韓控制,戰爭期間雙方輪流插旗,南韓到最後一刻才攻下來。

南韓軍隊會點算進入禁區的人數,以確認有多少人進入,看看是否與出去的人數目一致。到最接近DMZ的一刻,便可以看到如小長城般的土墩,欄著狹長的DMZ,也會看到山上和田野間寫上數字的紅色大板(數字代表該位置距離DMZ有多少米)。這時拍照相當小心了,若你把相機向北舉,沿途的軍人、甚至跑手都會制止你!

最不像間諜的人最可疑。看到這個戴藍色假髮的儍佬,拿一部不太專業的相機不斷拍照,跑得慢和拉筋是為了掩飾拍照取情報的需要,沿途軍官當然覺得不對勁!可惜我沒有蔡東豪保特上身逃的速度(編按:蔡東豪在北海道馬拉松時差點上車,幸好發力成功突圍),每見到軍人都被截停,要查看我的相機有沒有拍「敏感資料」和軍人的玉照,好幾張相也被刪除了。這時我才知道,原來拍攝鼓掌打氣的軍人,嚴格來說也不容許呢!

不用拍照也好,可以專注全速前進,最重要是追回掛著5:00氣球的兩個pacer,要不然因超時而被取消資格。三十公里左右碰到香港跑手朋友YC,我跟她聊了好一會,互相鼓勵打氣。跑至三十六公里左右,看到掛著5:00氣球的兩個pacer在看得見前方,心情終於定一些,只要一直在他們附近跑,肯定不需要上車了!到最後兩公里,我終於越過了兩個pacer,並以四小時五十六分衝線,在一個獨一無異的戰區比賽,取得第二十面馬拉松獎牌。

DMZ馬拉松資料:
日期:九月上旬
比賽類別:全馬、半馬、十公里、五公里
時限:五小時   
報名費:分別為四萬、三萬、二萬、二萬(一萬元約等於十美元)   
交通:大會安排巴士,當天清晨接載居於首爾的跑手,並於賽後送跑手回首爾
若希望提早一天到達,可於首爾東的水踰里車站坐巴士往新鐵原,然後再轉當地巴士到起點的孤石亭
住宿:起點隔壁的Hantan River SPA Hotel是孤石亭惟一的酒店,酒店設溫泉,雙人房價錢約HK$850   
天氣:鐵原郡九月初氣溫約20度,視乎當天有沒有陽光   
賣點:韓國消費較便宜、全球最大規模的戰區比賽、天氣相當適合跑步、賽後有午飯供應、南韓選美佳麗帶早操、比賽後隨即可以到酒店浸溫泉、很容易在起點霸頭位起步
注意事項:過了第一個軍事哨站後,拍照要相當小心,南韓軍隊不讓跑手拍鄰近邊境的地貌;留意全馬和半馬的分叉位   
領取號碼布:南韓的比賽不設Expo,外國跑手需要在當天起跑前取號碼布
 
大部分韓國的比賽都沒有英文網頁,負責替外國人報名參加DMZ馬拉松Eco1 World Tour Discoveries公司。若興趣參與明年的比賽也可以跟我聯繫。

旅遊資料
非武裝地帶(DMZ)簡介
正式來說,南北韓仍處於交戰狀態,雙方沒有簽訂任何和平條約。韓戰於1953年休戰後,雙方同意在北緯三八線的邊境駐軍,各自往後撤兩公里,開辟為一條闊四公里的非武裝地帶,雙方軍隊各可以進入各自的非武裝地帶巡邏,但不能越過北緯三八線。過去五十多年,南北韓雖然沒有爆發大規模戰爭,但非武裝地帶爆發零星的衝突。

韓國不少旅行社都辦,由首爾出發的DMZ旅行團,讓遊客了解韓戰的實況,價錢由40多美元起,視乎行程的長短。鐵原郡是韓戰主要的戰場,當地出發的DMZ旅行團價錢便宜,但可惜只有韓語導遊。

2012年11月30日星期五

馬拉松開幕禮.《am730》30/11

(開幕禮過往寫過不少,講都講到口臭,但諗起下年係梁振英 X 曾偉雄,嫌口臭都要再寫多次。)

十八大要勝利開幕、奧運有開幕禮、世界盃有開幕禮,馬拉松也需要開幕禮。

每個馬拉松的開幕禮都反映其特色和文化,洛杉磯會唱國歌、美國國旗在當眼處;雅典則點聖火;台南有市長講話鼓勵跑手,民主政體基本上天天都是競選,難得有成千上萬人聚集,市長怎可以錯過這機會?東京找了過百人的合唱團在起點獻唱,又特地為馬拉松譜寫主題音樂,出了四隻Tokyo Marathon Music大碟。

某些指定動作則無分國界、跨越文化。充滿節拍的勁歌、大會司儀嘹亮的嗓子必不可少,還有賽前的集體熱身運動,無論是台南、挪威、布拉格、還是南韓非軍事區 (DMZ)馬拉松。DMZ帶早操的全是穿短褲小背心的選美佳麗,舉手投足婀娜多姿,黏著台下男士的眼球,歡呼尖叫聲不絕。

我參加的眾多馬拉松中,最難忘的三個開幕是法國武鐸、蘇格蘭尼斯湖和印尼峇里。過萬人的馬拉松比賽,站在末段等候起跑的跑手,往往看不到大前方在做甚麼,武鐸找了幾台吊臂車,把整隊鼓手吊上半空擊鼓,站在最後方的跑手也看到從天而降的鼓手,神來之筆令人拍案叫絕。

天空鳴鼓是大製作,但只要有創意和點子,不花錢也可以達到同樣的效果。尼斯湖馬拉松找來穿上蘇格蘭裙的學生風笛隊,一邊步操、一邊演奏傳統民謠,相當有蘇格蘭的風味。

礙於炎熱的天氣,峇里馬拉松五時便要在死寂的漆黑起步,但峇里找來幾十個學生和小孩,穿上當地傳統服飾,手持火炬在起點列陣,長長的火龍延伸至黑夜的盡 頭,起點的布置既浪漫又詭異。Hunger Game式的大冒險即將開始,沿著火苗通往另一個異度空間,如聖靈的鬼火引領跑手穿過死蔭的地獄谷。

傳媒形容香港馬拉松為「嘉年華」、「盛事」其實相當可笑,全世界有甚麼「嘉年華」和「盛事」只可以趁全城人仍在睡覺時舉行?礙於半夜三更清晨展開(圖), 辦馬拉松與辦聾啞人士活動沒有大分別,開幕禮難以有甚麼花款。我只有一個卑微心願,願明年的起步禮找些真正代表香港精神的運動員,例如李慧詩、黃金寶及黃 蘊瑤等鳴槍,不要讓震耳欲聾的噓聲,擾尖沙咀市民周日的清夢。

2012年11月23日星期五

東京馬拉松的冒升.《am730》.23/11

東京馬拉松本月初「升呢」,加入了馬拉松界的「聯合國安理會」──World Marathon Majors(WMM),成為第六個常任理事,與紐約、倫敦、柏林、波士頓和芝加哥平起平坐,也是第一個亞洲的成員。世界五大馬拉松賽,從此改稱為六大了。

倫敦、紐約、芝加哥馬拉松都辦了超過三十年,波士頓馬拉松更是歷史最悠久的比賽,波士頓馬第一屆起跑之時,日本仍在明治維新呢。Runner’s World的留言版也有人質疑,為甚麼WMM取東京而捨歷史更悠久的巴黎?東京○七年才辦第一屆馬拉松,歷史較渣打短十年,但已躋身WMM俱樂部,冒升之快的確超乎所料!

WMM的五個比賽,總共吸引超過五百萬人上街打氣,二億五千萬人收看電視直播,每年籌得的善款超過六億港元,創造超過三十億港元的經濟效益。日本跑手一直 成績優異,賽道超乎現實的熱烈氣氛,加上WMM仍沒有亞洲的代表,讓東京加盟順理成章。芸芸亞洲比賽中,的確沒有馬拉松比東京辦得更好。

香港?所謂「國際盛事」的香港馬拉松,絕大部分賽道行人止步,甚至連終點衝線最刺激的一段都封起來,謝絕市民觀戰打氣,全世界大概只有香港是如此荒謬。上海、北京和廈門的馬拉松更不用說了。

WMM的馬拉松直播好看,因為除了看最頂尖的選手比併,觀眾還可以欣賞當地街頭的風土人情及名勝,感受過百萬人觀戰的人氣。在馬拉松的世界地圖,Hong Kong, a place of no significance,最頂尖的跑手選擇比賽很小心,寧可選更有名氣、更多獎金、也更容易打破世界紀錄的賽道;無窮無盡的隧道、隔音屏障和高速公路, 香港沉悶無比的賽道根本沒有國際直播的的商業價值。

東京馬最大缺點是賽事不夠國際化,外國參賽者不足一成,香港已是東京馬第二大的海外市場(近四百人參加,僅次於美國),但東京馬晉升為六大賽事之一後,外 國跑手將會急速爆升。難得只是坐四小時飛機,便可以參加世上六大賽事,香港跑手那會不心動?估計東京馬未來的中籤率只會愈來愈低。幸好我已於去屆參加過 了,祝大家明年好運!

2012年11月21日星期三

搵本書陪你跑.《經濟日報》副刊.13/11


在香港,跑步是比足球更最流行的運動,足球看的多、賭的多,但落場踢的人最多也是友誼波。跑步?踏入秋季,每個月都有大大小小的公路賽、跑山賽和超馬賽(超過42.195公里的比賽,一律稱為超級馬拉松),單是渣打馬拉松賽已有七萬二千人參加,幾萬個名額轉瞬間爆滿,連時限較嚴的馬拉松挑戰組也不例外,怪不得向隅的跑友都要問:「香港究竟有沒有這麼多人跑步?還要跑得這麼快? 」


外國的跑步風氣比香港更熾熱,看美國跑步雜誌Runner’s World的全球擴張已知道了。傳統媒體被譏為夕陽工業,但Runner’s World仍然可以逆市擴張,發行的版本愈來愈多,繼澳紐、英國、巴西、法國、德國、波蘭、瑞典、荷蘭/比利時、意大利、南非和墨西哥版後,連簡體中文版也於上月在內地面世。(不過Runner’s World的官網沒有列出中文版的網頁)

我 常跟朋友說,只要你跑過難度極高的渣打,其他地方的馬拉松都是小兒科。距離比賽約有三個月的時間,若不想中途被橙色魚網截上車,全馬跑手是時候快馬加鞭訓 練了,但持之以恆練跑要靠意志,特別是冬天將至,誰也不想爬出溫暖的被窩去跑步!如何鍛鍊意志,鞭策自己努力訓練,不妨從閱讀中找一些激勵。


說刻苦訓練,沒有多少人及得上肯亞跑手。英國《衛報》編輯Adharanand Finn與太太和三名子女到了肯亞住了半年,每天早上六時許在清涼的高原地帶,跟著當地的精英一起跑。他把這段體驗寫成Running with Kenyans這本書,台灣中譯本《我在肯亞跑步的日子》也於上月面世。
中長跑的比賽,肯亞跑手所向披靡,只有埃塞俄比亞跑手可以一併。Finn這一趟旅程是希望從每日的觀察中,分析他們的生活、飲食、信念和態度,找出他們成功的秘訣。肯亞人天賦異稟的迷思也吸引世界各地的長跑星探,到當地發掘有潛質打破世界紀錄的明日之星,甚至連新加坡藉的單車運動星探也來碰碰運氣,到當地訓練肯亞的單車運動員!


到目前為止,單車運動仍是白人的天下,黑人選手是鳳毛麟角。新加坡人的邏輯相當簡單,既然肯亞人擅長耐力運動,只要好好掌握技術,他們絕對有潛質成為一流的單車手,到歐美角逐職業賽事。不過,看似合理的邏輯,未必代表這門投資穩賺不賠。


肯亞年青人熱衷跑步是因為身邊不乏成功的例子,贏了比賽的同胞衣錦還鄉、有錢建大屋,他們成為年青人奮鬥的榜樣,刺激更多人躍躍欲試、努力練跑,這是為甚麼肯亞跑手的成績愈來愈優秀,青出於藍勝於藍,不斷有新血接棒。相反肯亞仍未出產著名的單車手,年青人看不到騎單車的前景,長跑的成功能否複製仍是未知道。

另一本值得留意的新作,是超馬運動員Scott Jurek的自傳Eat & Run, My Unlikely Journey to Ultramarathon Greatness。Jurek的大名在超馬界早已是響鐺鐺,他贏過超過二十個比賽,包括被譽為全球最難、216公里的美國Badwater超馬(等於由台北跑到高雄),但直至Christopher McDougall三年前的暢銷作《天生就會跑》(Born to Run),提及Jurek與墨西哥Tarahumara族人鬥超馬,全世界的跑手才認識他。

Jurek是素食者,原來不吃肉、不吃筋骨以形補形,也有能耐連續跑一、二百公里。除了分享參賽心得,每一章都穿插簡單的食譜,教你預備世界各地的素食,那些養分有助恢復和補充,他甚至連消炎藥也是從食材中取,爐火純青的境界已到達神農氏級。即使你只愛跑步但沒空下廚,看這個業餘素食廚師的Eat and Run Crossover也是一樂。


Jurek與香港有一點關係,他曾於2001及02年奪香港毅行者冠軍及破大會紀錄。

 若你只是剛剛開始跑步,小試十公里牛刀的新跑手,肯亞人及超馬選手的訓練和生活未必是你杯茶。日本著名插畫家高木直子的《一個人去跑步》漫畫系列及台灣作家飛小魚的《奔跑 跑出人生風景》可能更觸動你,讓你在她們的筆下找到自己的影子。

《奔跑 跑出人生風景》是訪談錄。飛小魚搜羅了二十個跑步的故事,有喜歡唱K泡pub的年輕女生因機緣而迷上馬拉松,更在三十歲前奪得鐵人賽冠軍;有癌病初癒、切掉三分二個胃的長者,到六十歲才開始跑馬拉松,第一年便跑了三十多個……跑步讓他們活出更精采的人生。
 
備戰馬拉松不外乎是訓練、訓練和訓練,但高木直子的插畫和敍述,把味同爵蠟的沉悶練習,倒上詼諧幽默的調味劑,讓你穿上她的跑鞋奔馳,一同感受練習的刻苦、比賽的興奮、完走的喜悅。

連身高只有一米五、看上去也不像運動員的高木直子也可以跑完42.195公里,甚至遠赴夏威夷參加檀香山馬拉松,並以五小時左右完成賽事。你又有甚麼藉口只跑十公里?明年不要參加十公里了,正正式式挑戰馬拉松啦!


書名:《我在肯亞跑步的日子》
作者:亞德哈羅南德.芬恩(Adharanand Finn)
中譯本出版社:臉譜
出版日期:2012年10月


書名:Eat & Run, My Unlikely Journey to Ultramarathon Greatnes
作者:Scott Jurek
出版社: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
出版日期:2012年6月


書名:奔跑 跑出人生風景
作者:飛小魚、郭豐州
出版社:平安文化
出版日期:2012年3月


書名:一個人去跑步 馬拉松一/二年級生
作者:高木直子
中譯本出版社:大田出版
出版日期:2011/12年5月

2012年11月17日星期六

馬拉松看中日關係.《am730》16/11





原定於十月舉行,因十八大「被延期」的北京馬拉松將於十一月廿五日舉行。西伯利亞的寒風早已殺到,雖然十一月的北京好凍,但在十三億人口中找三、四萬人報名應該沒有難度。不過一開始報名,又觸發另一個政治燙手山芋──中日關係。

在這個每十六個人就有一個入黨的國家,馬拉松受中日關係影響不意外。據《明報》上周日報道,北京馬拉松賽組委會表示,日本運動員不能參加今次比賽,據說原因是受到中日關係的影響,出於運動員的安全考慮,而《朝日新聞》引述主辦單位人士說,只要運動員報名時,「若選擇中國或其他國籍報名的話,日本人也可以出場」。

曾聽跑友CT說,北京馬的公安多過上訪部,真不知道要擔心甚麼「安全考慮」。雖然中國田協後來澄清,從來沒有禁止日本選手參賽。究竟信中國田協,還是包括《明報》和《朝日新聞》等具公信力的傳媒,讀者可以判斷。我估計事實應該是主辦單位擔心政治問題,的確不太想日本人參賽,但報道出街後引起風波才轉軚。

中日關係緊張之下,若讓日本選手贏了比賽,恐怕又再次「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」。無論如何,即使兩國政府關係不好,但一般跑手與政治又有何干?罪不及妻兒,只有野蠻非理性的人才會傷害他們。若以為禁止某國跑手參賽便可以在政治上施壓,也相當小學雞和無聊,只證明馬拉松主辦者是腦殘兼弱智。

北京馬拉松並不是第一個捲入外交風波的比賽。十二月二日舉行的上海馬拉松早已誤觸地雷,因為冠名贊助的是日資公司──從事化工業的東麗集團(Toray)。

上海馬拉松的全名是「東麗杯上海國際馬拉松」,東麗集團已贊助了十五年。賽會於九月召開簡介記者會,介紹過主辦的上海市體育總會及東麗集團後,不到五分鐘主持便突然宣佈:「因為各種原因,記者會到此結束。」與會者相當愕然。

上海馬拉松如期於十二月二日舉行,但「東麗杯」三字被刪去,贊助多年的Mizuno換了Nike,日航和Uniqlo等贊助商被即時訂走。體育要為政治服務,在中日關係異常惡劣之下,合約精神不可能凌駕政治需要,奉勸即將前往內地參賽的香港跑友小心,「出於安全考慮」盡可能不要穿Mizuno或Asics的衫褲鞋襪。

穿甚麼?當然是李寧或特步──如果你有辦法買得到(特步好像沒有香港分店,李寧惟一分店已關門大吉)。

2012年11月12日星期一

紐約.We Still Unite..《am730》9/11


紐約馬拉松應該在上周日舉辦,但一場颱風令比賽臨時取消,因為風災後的紐約滿目瘡痍,不應浪費警力和醫護人員支援馬拉松。市長彭博太遲的決定,令外國跑手白行一趟,賠了夫人又折兵,辛苦備戰也沒有機會發揮。

一般人以為,取消紐約馬拉松有甚麼大不了,反正只是一項比賽,特別是賽事起點位於災情嚴重的Staten Island,當災民食西北風,幾萬人開跑步派對實在說不過去。但消取絕不是輕易的決定,紐約馬拉松不是普通的比賽,而是馬拉松界的奧運會,更是Big Apple引以為傲的象徵,奧運會又怎可以說停就停?

目光如豆的香港商戶批評馬拉松阻街、影響生意,但在紐約剛好相反,取消馬拉松絕對影響市道!紐約馬超過四成跑手來自外國,吸引二百五十萬名市民上街觀戰同樂,這隻會下金蛋的馬,每年創造的經濟效益達三億四千萬美元,紐約馬也是大型的慈善活動,每年籌的善款多達三千萬美元。從香港人最明白的「睇錢份上」角度,生財的活動怎可能輕言取消?災難過後也要重建經濟嘛!

況且美國辦馬拉松比賽不同香港。渣打馬拉松的封路和警力成本由納稅人承擔,但利潤讓壟斷主辦權、不必競標的田總袋袋平安,田總年年拒絕公開渣打馬拉松帳目,讓政府和納稅人成為大冤頭;但在美國辦比賽,封路及警察工資、政府部門的額外花費,全部由主辦單位支付,縱使馬拉松抽調救災的資源,但也是花真金白銀換取,不是受政府無償補貼。

馬拉松舉辦還是取消,忽然令跑手與紐約人對立了。但馬拉松參加者相當可愛,他們沒有抱怨、沒有與對罵,而是透過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媒體組織義工隊,周日早上穿上橙色的馬拉松Tee,浩浩蕩蕩由曼克頓出發帶物資到災區支援;另一批跑手則在中央公園辦民間馬拉松,買水、Gatorade及食物、設置支援水站,還有紐約人打氣,辦得有聲有色、充滿歡樂。

終點沒有蘋果派、也沒有獎牌頒,但這個獨一無異的馬拉松,可能比真正的紐約馬拉松更有意義和難忘,because today, we still unite.

2012年11月11日星期日

Tokyo Marathon Music.望穿秋水、終於等到了...

半年前去東京馬拉松的其中一樣震撼:賽會可以為一個馬拉松出四隻碟,唔係一隻,係四隻!10 KM Trial, Tokyo Morning Run, Tokyo Night Run and Runner's Choice(上圖)。

還記得去Expo時帶不夠錢,但幸好終點仍有大會紀念品賣,每隻碟售2100 Yen,我憑網上試聽的印象隨便了挑了兩隻:10 KM Trial(由頭到尾播一遍的時間,大約完成十公里)和Tokyo Morning Run。我買大細中一半,10 KM Trial無得頂;但挑錯了Tokyo Morning Run!我要買的應該是Runner's Choice!

翌日逛了幾間新宿的CD鋪都找不到了,帶著一點遺憾回香港。

Amazon.jp雖然賣九折,但看到空運費差不多貴過隻CD,我已打消網上訂的念頭。幸好友人孖九(http://mar9.wordpress.com/)在東京工作,可以託他網上訂購。望穿秋水,今天終於等到孖九回香港,拿到Runner's Choice這隻碟,是失而復得那種喜悅。

我跑步從來不聽音樂,但每當心情不爽,我都會播10 KM Trial,想起東京馬拉松的快樂回憶,心情也會好過一些。

Runner's Choice是東京馬拉松Expo會場播放的背景音樂。聽音樂,不只是聽覺享受,也是帶我重返東京馬Expo的現場,讓我覺得自己很幸福。

多謝孖九。

2012年11月4日星期日

伊斯坦堡.亂過亂世佳人《am730》.2/11



全世界主要大城市,幾乎都舉辦馬拉松比賽。土耳其伊斯坦堡的馬拉松每年十月舉行,伊斯坦堡是亞洲的盡頭、歐洲的開始,比賽賣點讓你橫跨兩個大陸,起點在博斯普魯大橋接駁亞洲的一端,終點在藍色清真寺外旁的空地,以跑步緩速流的視點,你會看到另一個伊斯坦堡,還可以跟親朋戚友吹噓:「我好勁架!由亞洲跑到歐洲!」

好風景是麻醉劑,在博斯普魯大橋上看歐亞大陸漂移、穿過Topkapi皇宮後的花園、在Hagia Sophia前跑……完全忘記疲倦和酸痛。不過,最「驚心動魄」還是終點的場面,獎牌和紀念品都放在幾輛客貨Van上,工作人員從窗口遞給跑手,但個個爭住搶、搶完又搶,有如香港盲搶鹽,最後連工作人員也發火,要跑手繳出號碼布才可以換領。

一個公民素養高、社會講法治的地方,馬拉松比賽也是井井有條,讓跑手舒舒服服享受比賽,不會出現混亂,有怎樣的社會、就有怎樣的比賽,所以馬拉松也是社會的縮影。以香港為例,馬拉松永遠是「後果不堪設想」的擾民的活動,即使參與人數愈來愈多,也不會封多一點路,因為經濟發展至上、體育可有可無,取消體育城沒有甚麼大不了。

跑中國的馬拉松要打醒十二分精神,內地跑手痰特多,無論上海還是廈門,聽到咳聲請隨時戒備,小心被稠濃的「飛劍」擊中。中國人沒有私人空間的概念,內地跑手寧可忍受濃烈的頭油和汗臭味,也要拼命找空檔向前擠,直至人家的汗水弄濕你的衣褲,但這些擁到最前列的跑手往往佔著茅坑不拉屎,堵在後面的快跑手要在人堆中左穿右插才可突圍。

在東京,有跑手裝扮成Starbuck的外賣咖啡;在法國武鐸,有跑手打扮成當地建築公司的壓路車,讓參加者如置身化粧舞會般快樂。橘踰淮而枳,中國不愧為全世界資本主義最赤裸的國家,在號稱華中最大型比賽的鄭州開封馬拉松(36,000人參加),一堆跑手抬著礦泉水宣傳廣告版,組成方陣一起跑,以銅臭的廣告騎劫和污染馬拉松賽事,也令比賽顯得相當cheap

無論是廣告品味、馬拉松、還是公民素養,中國仍是有很長一段路要走。

PS:我於六月跟樂施會開了一個籌款戶,放在Blog的上方,若各位捐$200或以上,我送一本書給大家 《42公里的風光》,答謝大家對樂施會的捐助。

捐款者可以capture screen(按一下print screen, 然後去小畫家選擇paste,互聯網的畫面便出現了)為憑據,然後告訴我郵寄地址,我把書寄給大家。My email is hiuyeung_chong@yahoo.com.hk。

 
希望可以盡一分綿力,協助發展中國家的貧苦大眾。我的目標是一年之內籌$6,000,等於一隊香港毅行者的最低籌款額,希望在讀者支持下達到目標。

2012年10月28日星期日

《希臘馬拉松鎮.賽前神聖的宣誓》.am730.26/9


馬拉松的發源地是希臘,490BC的馬拉松戰役,雅典軍擊敗入侵的波斯軍後,士兵菲迪普斯(Pheidippides)跑40公里回雅典報喜訊後暴斃。希臘每年的雅典古典馬拉松(Athens Classic Marathon)是跑步一生人必要參加的比賽,由當年的古戰場馬拉松出發,讓你尋找馬拉松運動的歷史根源。

我三年前已完成這個心願,在雅典的古奧林匹克運動場終點衝線,有如穿越了時空門回到古希臘的歷史現場。衝線外,印象深刻的另一幕是起步儀式。燃點聖火後,一萬名參加者同時宣誓:「我會誠實作賽,不會作弊,以體現崇高的體育精神。」

英國人謔稱,希臘人以逃稅為榮,只要希臘人交足稅款,債務已可以償還七七八八了,但參加者的希臘跑手倒相當認真,大家一起舉右手,跟著主持一起唸誓詞,沒有咳嗽聲、也沒有走音大細聲。古典馬拉松可能是世上惟一一個,賽前安排宣誓儀式的比賽。

最需要宣誓的並不是希臘人,而是中國人,因為中國的造假特多,跑馬拉松也不例外,小的例如為了領多一條紀念毛巾,跑過終點後又繞多一圈再衝線;大的是坐車、走捷徑、請槍代跑、找人中途接力等,作弊方式層出不窮。號稱中國辦得最好的廈門馬拉松,2010年竟然爆出集體作弊醜聞,時間最快的頭一百名跑手當中,有三成被消取資格,而早一個月辦的上海馬拉松,也有疑似集體作弊的情況。

外國馬拉松比賽也有零星的違規,但集團式的造假只會在中國發生。據了解,原來跑出2小時34分的成績,便可以獲頒國家一級運動員證書,有利升讀大學,況且參加者不覺得作弊有甚麼大不了,馬拉松賽隨時可因政治理由取消,幹嗎我這麼認真?本應無欲無求的老人家也毫無廉恥,以2小時29分衝線,事後還要向記者堅稱,成績好是因為他睡覺時都在訓練。

多得賽會嚴打抽查,近兩年集體作弊的情況已收斂,但要杜絕這股歪風,更重要是扭轉中國社會唯利是圖、不擇手段、巧取豪奪的風氣。不過,當這個國家連運動員年齡是虛報的、新聞是不可信的、雞蛋和醬油都是假的,連政府也不能以身作則講真話,要教育國民誠實作賽談何容易?

PS:我於六月跟樂施會開了一個籌款戶,放在Blog的上方,若各位捐$200或以上,我送一本書給大家 《42公里的風光》,答謝大家對樂施會的捐助。

捐款者可以capture screen(按一下print screen, 然後去小畫家選擇paste,互聯網的畫面便出現了)為憑據,然後告訴我郵寄地址,我把書寄給大家。My email is hiuyeung_chong@yahoo.com.hk。

 
希望可以盡一分綿力,協助發展中國家的貧苦大眾。我的目標是一年之內籌$6,000,等於一隊香港毅行者的最低籌款額,希望在讀者支持下達到目標。

2012年10月23日星期二

閒蕩法國葡萄園間.《JET》十月號


「過去五年去了Medoc一帶四次,總共寫了九篇遊記(JET三篇、CUP三篇、信報兩篇、SportSoho一篇)。寫九次也不重複,總有新的東西介紹給讀者,都真係要讚自己做足研究,絕不欺場呃稿費囉!」

去法國旅行的人,十居其八只會去巴黎一帶,除非你是酒徒或對酒莊歷史有莫明的興趣,通常也不會坐三個多小時TGV到西南端的波爾多,然後再坐長途巴士入武鐸產酒區。武鐸沒有商場、沒有景點,只有零零落落的的城堡屹立在葡萄田間,這些壯觀宏偉的城堡不是博物館,而是酒莊的辦公室、甚至是莊主的寓所。瑪歌鎮(Margaux)只是一條有十間店鋪的小街,林蔭大道的盡頭是瑪歌酒莊(Ch. Margaux)。

「瑪歌酒莊是世上最奇妙的地方,特別是它的酒窖,有機會你一定要去看看。」這是友人Jean Yves經常說的一句話。過去五年因旅行及採訪,我去了四次武鐸,有幸認識了一些當地的朋友。

確定了法國的行程後,立刻發電郵給Jean Yves,麻煩他幫忙打電話到瑪歌酒莊預約。
有朋友幫忙好辦事,沒多久,Jean Yves便回覆說:「沒有問題了,好好享受瑪歌之行!」

拜訪武鐸的酒莊並不是酒評人或特邀貴賓的專利,雖然某些酒莊,例如波雅克(Paulliac)的一等列級拉圖酒莊(Ch. Latour)只歡迎業內人士參觀,小酒莊也未必沒有人手接待,但大部分的列級酒莊,包括一等的武當酒莊(Ch. Rothschild Mouton)、拉斐酒莊(Ch. Rothschild Lafite)及瑪歌莊都歡迎遊客,由免費至五歐元不等,讓你一窺神秘而又魔幻的酒窖。

預約參觀是很法國的格調,只要付入場費便來者不拒,又如何凸顯酒莊的尊貴?看到臨時登門而不得入的訪客之艷羨眼神,訪客感到禮遇和幸運,法國人就懂得這種心理遊戲。
據說怎樣預約也有學問,有如追女孩子一樣。看過一篇美國人寫的文章,建議最好在預約的電郵拋些書包、秀幾句法文、流露你對紅酒的激情、再暗示你是半個專業藏家,可能有機會吸引釀酒師親自出馬講解,試飲多兩杯酒,投緣的更可能送瓶酒給你當記念,但若你只是生硬地表示拜訪,又不懂得搬弄兩句法文,酒莊只會派些實習生來打發,甚至可能以「客滿」為由被拒諸門外!

美國人形容的情況,大概是酒莊旅行未普及的年代,酒莊旅遊已愈來愈普及,新一代的酒莊管理人都較老一輩開放,願意開放酒莊辦各種旅遊活動,例如露天音樂會、馬拉松及我曾報道的La Medocaine單車賽。當今懂一點法文、愛喝紅酒的人太多,釀酒師怎可能全部接待?何況男士可能更喜歡年青貌美的實習生?

我按預約的時間抵達瑪歌酒莊門外,兩排平穩對稱的參天大樹延伸數十米,引令你通往葡萄酒界的聖殿。酒莊城堡最近一次重建於二百年前──新古典主義流行的年代,城堡借了巴特農神殿的設計黃金比例,以四根擎天的巨柱撐起三角頂,拿破崙年代的笑語盈盈、衣香鬢影,彷彿仍在巍峨的石柱和雲石地面之間,餘音繚繞。

對葡萄酒略有研究的人都知道,武鐸葡萄酒等級劃分源自1855年的,被挑選的61個列級酒莊以一至五級劃分,瑪歌酒莊等四間酒莊獲選為一級,但武鐸的酒莊恆河沙數,一流的何止61間?於是二十世紀初出現中產酒莊(Crus Bourgeois)的等級,挑選多一些有水準的酒莊,目前包括了約二百多間酒莊。這套分級制有如沒有升班降班的聯賽,甚至連名次也不會更改,再好的中產酒莊永遠不會晉升為列級酒莊,過去多年來只幸運兒只有一位:1973年由二等列級升至一等的武當酒莊。

這套應法皇拿破崙三世的要求,為巴黎博覽會設立的武鐸葡萄酒分級制度已是葡萄酒界的大憲章,設定分級制度的評審肯定沒有料到,排名榜可以跨越三個世紀,直至今天仍被奉為圭臬。

不要以為這群十九世紀中葉的商人很認真,踏遍鐵鞋到武鐸每個酒莊明查暗訪,焚膏繼晷熟讀各項酒評,他們只是拿著所有酒莊的價單,揀選了最昂貴的一堆,再按葡萄酒的售價分級,最昂貴的是一等、最便宜的是五等,再加上武鐸以外但已享負盛名的奧比昂莊(Ch. Haut-Brion),是是旦旦的程度彷如學生用Google翻譯交英文功課。

在會客室等了一會後,同團的還有一對美國記者夫婦,導賞員小姐拿著一把大鑰匙,打開神殿的至聖所,帶我們參觀各種釀酒設施,娓娓道來酒莊的歷史...
瑪歌酒莊的建築群早已被鑑定為古蹟瑰寶,酒窖不能隨意擴建,連外資收購也遭法國政府禁止,例如1973年的美國公司National Distillers的收購建議,因法國政府介入而胎死腹中。直到1977年,終於由希臘裔的法藉商人André Mentzelopoulos牽頭的財團,以1500萬美元向Ginestet家族買下瑪歌酒莊[1]

宏偉而寧靜的酒窖以石柱支撐拱頂,更像一座地下的教堂,搬動木桶的敲擊碰撞聲是酒窖的聖樂。清涼溫度和濕度恆久不變,躺在木桶內的葡萄酒緩緩沉澱、陳化成長,讓時間慢慢磨平新酒的菱角,印上歲月的痕跡,注入瑪歌的靈氣,等待入瓶的湼槃重生。

與二十年前比較,今天武鐸開放了很多,以往武鐸沒有多少酒店民宿,只有酒評人或酒商才會在武鐸留宿,但今天不少酒莊都提供酒店房間,讓訪客住進古色古香的城堡,享受窗外一大片葡萄田的豁然開朗,像我這些對葡萄酒只認識半點皮相,車也不會駕的旅人,也可以拿著地圖騎單車,在杳無人煙的葡萄田間,按圖索驥尋找列級酒莊。

酒莊的開放時間也延長了,三等列級莊Ch. Giscours是率先於周末、周日開放酒莊給旅客,更可以出租酒莊給公司團體辦商務會議,甚至租給新人辦婚宴。在列級酒莊結婚,新娘子又怎可能say no

沒有名牌、沒有商店,大陸人去武鐸不是掃貨、不是掃葡萄酒,而是毫擲千萬金物色酒莊。據《中國新聞網》六月的報道,由2008年的第一宗收購開始,中國的商人或企業已買下了二十多個法國酒莊,價值由數百萬至數千萬歐元不等,當中有三個酒莊於今年成交,還有十五宗交易正在談判中。
法國人對大陸資金沒有特別戒心,因為外資收購酒莊法國人已習以為常,例如Ch. Giscours是老闆是荷蘭人,他還擁有五等列級莊Ch. du Tertre;二等列級莊Ch. Lascombes曾經由美資公司擁有,2011年賣給一間法國的保險公司。何況大陸人買的都是較小酒莊,若有一天列級酒莊也可能被陸資收,法國人肯定會非常關注了。

經營酒莊最大風險是天氣,若碰上特長的雨季,葡萄樹的葉無法吸收足夠的陽光讓葡萄生長,葡萄即使收成了也不能用來釀酒。況且酒莊的投資很大,莊主需要照顧每一株葡萄樹、投資機械、儀器、技術,列級酒莊還算財雄勢大,但一般小酒莊若得不到酒評人的垂青,很難鋪到好的銷售網絡。

但對大陸新莊主,情況又有點不同。大陸是另一個市場,Ch. Beychevelle在大陸受歡迎,除了它是四等列級莊,也因為酒莊的商標是一艘帆船,令人聯想起「一帆風順」;拉斐莊(Ch. Lafite)的葡萄酒較拉圖莊(Ch. Latour)受歡迎,只是它的法文名稱較易讀和拼,在假法國酒泛濫之下,真酒只要拼個好聽的名字,怎可能沒有人買?

參觀酒莊的壓軸環節是試飲──2008年的瑪歌與同年的副牌紅亭(Pavillon Rogue)。Oh, my God! 酒如流動的紅寶石,濃郁的果香在味蕾爆發,多種質感配搭的精妙均衡,令人拍案叫絕、嘆為觀止。

終於知道天下間最好的佳釀,是甚麼味道了。


旅遊資料:
交通
波爾多機場有巴士出市中心。波爾多市北方的Ravezies Plaza巴士(705號)和火車前往瑪歌,車程分別約是一小時及四十分鐘,出發前最好到波爾多旅遊局查清楚班次。

住宿
列級酒莊Ch. GiscoursCh. du Tertre都提供B&B,雙人房價錢是145歐元。個人或機構也可以租酒莊辦會議、活動及婚宴,詳細價錢請向酒莊查詢。網頁是:http://www.chateau-giscours.fr/http://www.chateaudutertre.fr/

參觀酒莊
一定要先預約,才可以到武鐸的酒莊參觀品酒,可以在Google搜尋酒莊網頁,瀏覽關於參觀的資料,不少酒莊在九月底至十月中起謝絕探訪,出發前請查詢清楚。

瑪歌酒莊網頁:http://www.chateau-margaux.com/,一般旅客只可以參觀酒窖,沒有試酒的機會。

詳細旅遊資料可參閱武鐸的官方網站:http://www.medoc-bordeaux.com/


[1]當年淘大花園一個單位賣18萬,而瑪歌酒莊2003年的估價是接近六億美元,而2011年二等列級莊Ch. Lascombes易手,這酒莊當時的估價是約2.6億美元。瑪歌酒莊今年的價值肯定不止六億,莊主也無意出售,是有價無市的非賣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