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若大家喜歡我鏡頭下的馬拉松風景,不妨Click樂施會的標誌,資助他們的扶貧工作)

2015年5月11日星期一

Boston to Big Sur之旅(四).《SportSoho》.9/2014


"Maybe Boston Marathon's ultimate strength is that it is a great equalizer of humanity-- that it brings people together in peace and friendship. Anyone who has been to Boston know that.

Maybe it's too narrow to say that the Boston Marathon is a road race. Maybe it's more accurate to say that it's a celebration of life itself." 節錄自美國名將Bill Rodgers,於26.2 Miles to Boston, a Journey into the Heart of the Boston Marathon一書的序言。

波士頓馬拉松的熱鬧,與東京、大阪差不多,沿途都是打氣觀戰的群眾,氣氛無得頂。一如以往,我希望把賽道的風景全都拍下來,讓FB的朋友知道,波士頓馬拉松是怎樣一回事,我一邊慢跑、一邊欣賞風景,希望不要錯過任何一景,因為我只是因緣際會下,才有機會報名參賽,這將是我第一次、也是最後一次跑波士頓了。

由於終點的海拔遠低於起點,所以波馬的賽道並不合符標準,即使破了世界紀錄也不會被承認,但這不代表波馬賽道好跑,因為波馬的賽道暗藏殺機,落斜的路段集中在頭十公里,之後就有上有落了,當然也包括末段的心碎丘(Heartbreak Hill)。

美國一姐Shalane Flanagan本屆抱著必勝的決心,由頭開始搏老命跑,跑出2:22:02這個美國第三快成績,比上屆成績快五分多。這個成績足以勝出對上十一屆的波士頓馬拉松,可惜東非和白俄羅斯的選手比她跑得更快,由頭帶出的Flanagan,到第31公里被對手超越,也無力在心碎丘後收復失地,本屆最終只能得第七名,名次還較上屆跌三名。


跑的過程不詳細敍述了,讀者也不會對我怎樣跑有興趣,但惟一想寫的,是聞名馬拉松界,由Wellesley College女生組成,打氣尖叫聲嘈到拆天的Scream Tunnel。我今天終於親眼看見、親耳聽到、親身證實:這裡的索鬼妹,的確可以隨便讓男跑手親咀,擺明車馬讓你抽水吃豆腐,無論你係幾咁肥醜和樣衰。

Scream Tunnel即使沒有一公里也有八百米,有人嫌跑一次不夠,來回跑了兩次。我停在路旁幾分鐘拍照,希望捕捉男跑手咀鬼妹的一瞬間,就當刻的觀察,個別女跑手會停下來親她們的臉,可能礙於尷尬,大部份男跑手都不會咀女,咀的大約只有十分之一,而極少數急色的男跑手則會又熊抱又咀。

除了女生外,其實也有個別男生獻吻,當然不及女生受歡迎,完全沒有女跑手停下來咀男生,大概因為女跑手更加覺得尷尬。記得主場博客朋友Edkin曾興奮地係我老婆面前叮囑我,跑波士頓馬拉松一定要咀多幾個靚女,仲幫我同老婆預告。


可惜我都係那些講就天下無敵,做就畏首畏尾的無膽匪類,真係唔敢成排索女逐個咀咀,驚畀人認住呢條友見女就咀、淫人鬼妹、咁鬼咸濕,所以真係相當克制,唔敢恃跑行兇亂黎,點到即止就好了。

而家回想,真係有少少後悔當刻太迂腐,至少都來回跑多轉,好好享受多次超現實的Scream Tunnel.


若渣馬都有Scream Tunnel向男跑手獻吻,我發誓以後唔會再批評渣馬!當然,渣馬有Scream Tunnel的機會是接近零,想親吻女生的毒男,請好好練跑以Qualify日後的波馬.....

1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