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若大家喜歡我鏡頭下的馬拉松風景,不妨Click樂施會的標誌,資助他們的扶貧工作)

2009年6月16日星期二

EUR.羅馬 記載瘋狂恐怖歷史的建築群

《茶杯》月刊,09年5月
羅馬與北京都是古都,只是羅馬仍保存一點古貌,北京把可以拆的都拆了,老北京早已遠去。建築師梁思成勸毛澤東在北京外圍建新都,結果被毛主席視為大逆不道,北京的城牆全部拆掉,梁思成也難逃被整治的厄運。

意大利法西斯獨裁者墨索里尼,妄想自己羅馬帝國的繼承人,他要把古建築拆掉,重建新的羅馬。但怎樣比較,墨氏還是較毛澤東文明一點,墨氏選擇在羅馬南端大興土木、另辟EUR新區,興建法西斯政府總部,殘缺不存的老城牆,仍矗立在羅馬市中心。

二戰的炮火,沒有在羅馬留下多少痕跡,EUR也沒有被炸毀;這個墨索里尼的烏托邦,今天則成為羅馬的商業樞紐,也保存了全世界唯一倖存的法西斯建築群。

EUR區離市中心不遠,由鬥獸場坐地鐵、車程不過是二十分。EUR是Esposizione Universale Roma(意指羅馬博覽會)的簡寫,是墨索里尼於1935年下令興建。EUR是墨索里尼的新羅馬,希望可以在1942年建好,以紀念法西斯掌權二十周年,及迎接同年的羅馬博覽會(博覽會因二戰停辦)。

墨索里尼是法西斯政府的鼻祖,墨氏開始執政時,希特勒仍是無名小卒。墨氏取得意大利政權受惠於共產主義的威脅,意共當年的勢力大,為了不讓意共上台,意大利商界、梵蒂岡教廷勾結墨索里尼,助他上台執政。墨氏上台後就中止民主,迫害意共,著名政治學者葛蘭西就因為是意共成員下獄,寫下《獄中札記》。

凡是獨裁者,對古典、龐大、巨型、高矗屹立的建築,都有莫明的偏愛,墨索里尼如是、希特勒如是、斯大林如是、毛澤東如是。法西斯建築的靈感來自古羅馬、古希臘和新古典主義,所有建築既宏偉、又巨大,會讓你感到渺小和卑微,建築外有廣場、有雕塑、有噴水池,入口就是巨型的石柱,排列成監獄鐵閘般以震懾訪客。

對於法西斯政權,建築是一項不可缺少的政治宣傳,獨裁者用建築來鞏固對國家權力的掌握。建築師為獨裁者編織一個妄想,把獨者者想像中法西斯社會,築成看得見的城市,將可怕的想像、變得眼前的現實。

墨索里尼這些獨裁者早已死了,那一代官處決的處決、逝世的逝世,法西斯政權也被推翻了,但EUR的壽命遠超於他的創造者。EUR的銅像至今仍屹立不倒,到今天仍繼續把右手,伸向四十五度角的前方,向無人的空曠展示納粹式的敬禮。

EUR區最有代表的建築,就是有如把羅馬鬥獸場壓成方型,再漂白的Palazzo della Civilta Italiana(意大利文化館)。

方型鬥獸場於EUR南端的小山上,登上館前的一百五十級台階,就如朝聖見皇帝一樣,望而生畏;它只是一個排滿圓拱形的方盒子,簡單得不能再簡單,但就撐起一個充滿張力而獨特的空間。館的頂層、前後兩面都寫上三排意大利文,說:「一個擁有詩人、藝術家、英雄、聖人、思想家、科學家和航海家的民族。」是赤裸裸的法西斯優生學的宣傳。

可惜,方型競技場目前仍在裝修,門口都被板圍起來,無法一窺內裡了。

競技場的另一端,是Palazzo Del Congressi(大會堂),是十四根花崗石柱,加上一個扁圓頂。會堂內,就像裝修工程完成得七七八八,建築材料放在地上,但沒有人告訴你,裝修來幹甚麼。

因為二戰,EUR工程全部停擺。法西斯政府於二戰後終結,但新政府沒有因為法西斯特色,拆毀整個EUR區,工程仍按原定計劃和設計進行,到50年代中後期,策劃了二十年的EUR也築好了,羅馬的商業區、政府辦公室也遷出市中心,搬往EUR。

原本為了展示法西斯主義的EUR,反而成為先進的城市規劃概念,把商業和政治中心遷出,減低市中心的交通負荷。從這方面看,巴黎和倫敦都較羅馬落後,巴黎市郊的La Defense商業區、和東倫敦的Canary Wharf都是後期才興建,香港就更加落後,連新政府總部繼續建在市中心的添馬艦。

今天的EUR,平靜普通得很;這些法西斯建築,除了有點兀突、驚訝於今天仍可以看到法西斯的遺產外,也不會有可怖與惶恐的感覺。如英國建築史學者Deyan Sudjic所言,EUR已掙脫邪惡的出身,忘記了歌頌法西斯主義的使命,擺脫了最初被賦與的意識形態。

EUR的存在,讓我們不會遺忘這段既瘋狂、又恐怖的歷史。

交通:
EUR區位於羅馬南端,由市中心坐地鐵,只需二十分鐘左右。可乘坐藍色線,並在EUR Palasport站下車。

2 則留言:

Kelvin C. 說...

特別喜愛讀有關歷史與建築的故事。
知不知道意大利都有過殖民地? 非洲的Eritrea正是其一,聽聞其首都的規劃都是由墨索里尼所「指導」的。

Chong 說...

埃塞俄比亞、Eritrea是二戰前,被墨氏短暫佔領,長時間一點的殖民地只有利比亞囉。

係呀,好似摩洛哥,很多城市都像巴黎一樣。新區,中間一個圓形廣場,再放射往四方八面,像凱旋門放射的十二條街一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