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若大家喜歡我鏡頭下的馬拉松風景,不妨Click樂施會的標誌,資助他們的扶貧工作)

2009年7月25日星期六

也門-另一個阿富汗

刊於《信報》.八月八日。

知道也門在哪裏的人不多,也沒有多少人會去也門,世界更不關心也門發生什麼事;留意國際新聞的讀者,或會有印象,每隔幾個月總有幾個外國人在也門被襲擊、綁架,部分涉及拉登的阿蓋達組織。這個被忽視的中東國家,其實早已陷入崩潰邊緣,大有可能於幾年後成為反恐戰爭另一戰場,淪為阿富汗的翻版。

位於阿拉伯半島南端的也門,雖然與阿富汗並列伊斯蘭世界的兩端,但若你身在也門,阿富汗就如在毗鄰之近。阿蓋達頭目拉登的父親來自也門,拉登也算半個也門人;全世界的伊斯蘭聖戰分子,超過一千名來自也門;數年前,美軍軍艦科爾號在也門被襲,直至現在,美國駐也門的領使館,每年都有人在放冷槍、放炸彈,誤傷無辜路人。

走在也門的街上,你很容易買到有拉登及前伊拉克總統薩達姆肖像的打火機,拉登在這裏是被崇拜的戰士,不是被通緝的重犯;薩達姆是阿拉伯人對抗美國的民族英雄,不是殘害人民的暴君。

也門與沙特阿拉伯接壤,過千公里的邊境,基本上是不設防的沙漠和荒源。沙特阿拉伯有什麼通緝犯,都會逃到也門避風頭。也門的政府管治能力極弱,除了大城市及周邊,其他地方包括山區、鄉村、遍遠地方,基本上維持部落的無政府狀態,維繫秩序不靠國家法律,而是家規、幫規和傳統,與阿富汗分別不大。

在歐美國家,也門長期被列入旅遊警告的黑名單。在這個國家的旅客,只要你踏出首都薩那(Sanaa),一定要向警察申請通行證,並要預備大量複印本,要有通行證才可以過軍隊哨站。通行證不是保障你安全,而是讓政府知道若你被綁架,政府大約可以在什麼地方尋人。

槍械比煙酒普遍

槍械在也門之普遍和流通,連舊式的長槍也可以在旅客紀念品找到,100美元一支,游說你購買的店員還會說:「槍支過不了海關,你也可以寄回家!」持槍是尊嚴和身份的象徵,也門男士對槍械的着迷,如十三歲男童的o靚模攬枕。政府禁也禁不了,最多只能嚴禁在首都「露械」,藏有卻是禁不了,首都以外的山區,政府就更是鞭長莫及。

也門只有二千萬人,但槍械多達六千萬支,足足是人口的三倍,平均每人有三支槍!只有現在的阿富汗、一百年前的伊拉克,才是這種情況。也門買槍較買煙酒還容易,連身分證也不用查,離首都六十公里附近,有大型的槍械市集,報紙曾報道政府要禁止,但最終是否有執行,就不知道了,報紙沒有後續報道。遇上慶典,向天開槍慶祝當煙花。也門人都很友善,你用「身體語言」問他們:「可否借你的槍讓我拍照紀念?」他們隨即把輕機槍交給你,然後跟你一起合照,也不怕你胡來亂槍掃射。舉槍一刻,我才知道輕機槍原來是這麼重,沒有半點臂力也很難持機槍打劫。

恐怖分子藏身熱點

對阿蓋達這些恐怖組織,也門絕對是藏身的好地方。在也門的山區,伊斯蘭兄弟間的習俗、友情、好客和道義是最重要,怎可能輕易向政府交匿藏犯、通緝犯、恐怖分子?

據美英情報,也門和沙特的阿蓋達支部最近已合流了。地理位置重要的也門,應該是美英反恐的前線,對國際安全也相當重要。也門扼守紅海南端,所有由沙特阿拉伯西面往東走的油輪,運載三百三十萬桶原油,都要經過也門與索馬里、吉布堤(Djibouti)之間的阿丁灣。索馬里早已陷入軍閥割據的無政府狀態、海盜肆虐,若也門淪為阿富汗翻版,由東非至阿拉伯半島南端,將會淪為國際九龍城寨的三不管,對世界的安全將構成極嚴重威脅。

只是美英兩國在阿富汗、巴基斯坦、伊拉克解決經濟危機已分身不暇,更沒有餘力理會也門,最多只是撥數千萬美元給也門政府當軍事援助,協助清剿阿蓋達等恐怖分子,但也門政府較巴基斯坦政府還爛,撥款只是例行公事,根本沒有效益可言。

現在的也門,是中東最窮的國家。政府無能、外國忽略、加上石油資源快要耗盡,把也門一步一步推向深淵。上天對也門其實不太差,雖然也門的緯度處於熱帶與沙漠帶,但由於也門多山區高原,中部地區的海拔超過二千米,氣候溫和多雨,是阿拉伯半島的天然糧倉;也門對出的外海,也有少量石油,不是完全沒有天然資源。

而且也門歷史悠久,聖經記載所羅門王年代的示巴女王就是來自也門;當地有不少遠古年代、伊斯蘭年代的文化遺產,山區的自然風光相當優美,若也門可以辦毅行者,肯定是行山友必選之地。只是偽民主獨裁政府長期無能,傳統部落的舊習俗、舊文化沒有因應時代改革,長期處於半內戰狀態,又備受國際社會忽略,結果令也門長期混亂失序,逐步邁向深淵。

沒有明天的國家

也門長期倚賴石油業,石油出口佔國家收入九成及政府開支的七成半,但也門石油生產的高峰期已過,經濟卻從來沒有成功轉型。若無法找到新油田,也門的石油產量極可能於未來十年完全消耗,後果不堪設想。

在冷戰年代,也門一分為二,南也門屬共產陣營,與蘇聯和中國友好。冷戰結束後,南北也門也重新統一,但第一次海灣戰爭,也門與巴勒斯坦的阿拉法特犯同樣錯誤,竟然歸錯邊支持薩達姆侵科威特,得罪鄰國沙特阿拉伯。很多也門人在沙特阿拉伯及海灣工作,海外匯款一直是經濟的重要支柱;在沙特、海灣工作的也門人都被驅逐出境,經濟隨即陷入困境。

也門的通脹高達兩成七,四成人口沒有工作,但每天仍有大量索馬里難民,由對岸坐船偷渡入境,因為索馬里比也門更混亂。阿富汗、索馬里早已經崩潰了,病入膏肓的也門,離崩潰的一天恐怕也不遠。世界各國無餘力挽救,這個國家還有明天嗎?

2 則留言:

OD 說...

Hello, 我是路過的, 想問吓你在也門學完Arabic之後還有沒有繼續學呢?? 知唔知香港邊度有得平平地學呢???

cutieodie@hotmail.com

OD

zhuan 說...

有见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