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若大家喜歡我鏡頭下的馬拉松風景,不妨Click樂施會的標誌,資助他們的扶貧工作)

2009年7月25日星期六

Venice 1.沒落的貴族







威尼斯從來不在旅行目標之列,只是因為今年有雙年展,才與S去威尼斯,看看這個歷史悠久的藝術展覽。

水都是一場夢、一個遐想。曾去過威尼斯的人,沒有多少人不失望,遐想也會隨之破滅。最好的形容,還是上世紀英國作家James Henry所說:

「Dear old Venice has lost her complexion, her figure, her reputation, her self-respect; and yet, with it all, has so puzzlingly not lost a shred of her distinction.」

曾幾何時,這個無敵的海上霸權,一度控制了半個地球的貿易,代表基督教世界與伊斯蘭教開戰。今天,here is a place of no significance.只是一個靠吃老本、賣家當的沒落的青樓名妓,靠曾經顯赫的歷史,敲盡遊客的一分一毫,沒有威尼斯,全世界、意大利還是正常運作,至多只是藝術雙年展,要移師往其他城市而已。

沒有多少地方,比威尼斯虛假,這裡的一切,彷彿只為旅客存在,然後狠狠地刮盡你身上所有。餐廳,多是又貴、又騙人、又難吃,同一價錢在法國,已可以吃得很好了。超級市場全部擠到外圍了,即使你找到超市,它已關門不營業了,炎熱又潮濕的天氣,要喝汽水?盛惠三十元一支。全世界最貴的麥當勞,大概在這裡。食一個餐,要7.9歐羅,兌算是港幣90元。坐一程船,無論由火車站到市中心,還是到另一個島,盛惠是6.5歐羅。70元,夠你由香港來回深圳,也夠我由牛津坐車到倫敦。

遊客之多,你很難不明白為何威尼斯不陸沉。天氣之熱,你還以為自己去了非洲,但最惡毒還是威尼斯的蚊,由頭到腳,無孔不入,叮得你體無完膚,連屁股深處也放過。唯一慶幸只是,瘧疾早已在威尼斯滅絕,我們最多只是癢兩三天。

最痛苦是,渾身汗臭回到房,原來發現河畔的酒店是沒有冷氣!!!早預訂75歐元的酒店,接近一千元一晚,竟然還是沒有酒店,只有一把電線不夠長的風扇,好不容易才可以拖到床頭。整晚如桑那浴,縱使門窗已關緊,但還有無數隻懂得穿牆的蚊子,整晚叮著你不放。我從來沒有想過,這裡沒有冷氣!

同一價錢,在法國、西班牙,你做不了豪客,但也可以好食好住,只有在威尼斯,你是如此窩囊窘態,才令你發現,你比你想像中更窮困!

威尼斯今天的自尊,就是建築在你的「窘態」之上!

1 則留言:

Kelvin C. 說...

哈哈!
寫得好呀!
我挺享受在 Venice的時光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