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若大家喜歡我鏡頭下的馬拉松風景,不妨Click樂施會的標誌,資助他們的扶貧工作)

2009年5月2日星期六

Book Review:伊拉克難民問題,Published in 《讀書好》, May

書名:The Iraqi refugees, the new crisis in the Middle East
作者:Joseph Sassoon
出版社:I.B. Tauris
出版日期:2008年11月

在香港,要找關於中東及伊斯蘭教的書十分困難,只有英文書店會賣多一點,但書種仍是十分有限,連半個書架也填不滿,複雜一點、學術一點的幾近找不到。當一個城市大部份人,都分不清楚巴基斯坦和巴勒斯坦,書局不賣中東的書也是正常不過。

筆者目前旅居英國,英國好,好在多書店,關於中東、伊斯蘭教的書,更是琳瑯滿目,無論甚麼題目都找得到。因為,英國有二百多萬伊斯蘭教徒,由十九世紀起,英國已介入中東、爭奪中東的石油利益,現代的中東的版圖,也是由英國人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切割。

香港很少人對中東有興趣、懂中東的更是絕無僅有,說得出的來來去去,不是記者張翠容、就是學者沈旭暉。我只希望在這個欄,多一點介紹最近出版、關於中東問題的書藉,為這方面補白。若走遍香港的書局,找不到筆者介紹這本書,還要請大家見諒。

過去數年,巴勒斯坦問題和伊拉克戰爭,是中東最受關注的議題。巴勒斯坦問題,仍然不可能解決,但伊拉克戰爭終於露出曙光。當美軍發現,原來用美金收買武裝分子,叫他們「Please don’t shoot me」,比花錢駐軍及買武器更有效後,伊拉克的衝突隨即減半,每月死於襲擊的平民人數,也有06、07年高峰期的數百人,減少至現在的數十人。

伊拉克最近的新聞,也有一些好消息,例如首都巴格達、第二大城市巴士拉的樓價上升、曾被搶掠一空的博物館重開、巴格達的兒童可以放心到公園玩等。隨著美國總統奧巴馬宣布撤軍,美國對伊拉克戰爭最終告一段落後,國際傳媒的焦點,也逐漸遠離伊拉克。

武裝衝突減少,並不代表伊拉克情況好轉,很多伊拉克難民仍然滯留外國,因安全問題而不能返回伊拉克。自從2003年,已有超過四百萬伊拉克人逃離家遠,伊拉克人成為繼巴勒斯坦人、阿富汗人後,全球第三多的難民。但傳媒只關心伊拉克的安全、戰爭,難民問題一直也被忽略。

這本書就是第一本,講述伊拉克難民的著作。生於巴格達的Joseph Sassoon,目前是牛津St Antony 學院的學者,他花了數年時間,走訪約旦和敍利亞等國,訪問各地的難民,及分析難民問題對伊拉克未來、及經濟的影響,要了解伊拉克難民的問題,這本書肯定是首選。

伊拉克難的四百多萬難民中,二百七十萬是在國內流離失所、二百萬逃到中東及歐洲等國,但伊拉克政府,從來不承認有伊拉克難民問題,因為「難民」在中東是恥辱的代名詞,只會令人聯想起沒有國家的巴勒斯坦人。這個標籤效應之強,就連逃難的伊拉克人,也因為尊嚴問題,不想承認自己是難民,也不會向聯合國的難民組織登記,即使國際組織想救援,也無法找出這些難民。

除了不想承認是「難民」外,伊拉克難民的另一特徵,就是高等教育程度、住在城市的中產階級和專業人士特別多,但他們到中東其他國家後,也希望找工作支持生計,即使貴為專業人士,但礙於沒有工作簽證,他們往往被壓價,只能拿極僅以糊口的工資。

基於同一信仰、語言、及大家都是阿拉伯人,中東其他國家,例如約旦、敍利亞、埃及等國,一般都會讓伊拉克人入境,批出的簽證由三個月至一年不等。原本,這些伊拉克人都以為,戰爭最多也是幾個月,戰爭結束後就可以回伊拉克,只是沒想到,原來局勢會越來越混亂,根本不可能回伊拉克。
毗鄰的約旦和敍利亞首當其衝,兩國分別接收有47萬及190萬人。這兩個國家,過去數十年是巴勒斯坦難民的最大收容國,巴勒斯坦人也融入了他們的社會,兩國對收容難民已是駕輕就熟。

中產階級多選擇去約旦、草根階層則去敍利亞,因為約旦的經濟較發達,中產階級以為約旦有較多工作機會;敍利亞的「賣點」,則是生活指數較低,地下經濟蓬勃,敍利亞社會也較多元,對什葉派的伊斯蘭教徒也友善。

但難民要找工作一點也不容易,結果只能靠吃穀種、吃積蓄維生;難民的子女也沒有讀書機會,因為他們擔心,若讓子女註冊上學,當地政府便會取得他們的地址及聯絡方法,並會趁機遺返他們到伊拉克。也由於大批伊拉克人忽然湧入,需求增加引致約旦和敍利亞通脹,反過來影響當地人民的生計。

攻打伊拉克是美英兩國的餿主意,但美英兩國甚少向伊拉克難民提供政治庇護,對難民也是諸多阻撓。反而是瑞典是中東以外,收容最多伊拉克難民的國家。北歐對難民收容,一般較寬鬆,當中東國家的伊拉克難民,差不多用盡積蓄時,福利好的瑞典就是它們唯一的希望。

瑞典收容了約五萬名伊拉克難民,它們都是經陸路偷渡,穿過中東、土耳其、東歐、德國、丹麥後,才來到瑞典。瑞典沒有融合不同種族的經驗,不像美國和英國,而且伊拉克人到瑞典完全語言不通,生活也遇到不少困難。對於越來越伊拉克難民湧入,瑞典政府也忍無可忍,覺得沒有理由幫美國和英國,收容伊拉克難民,終於也收緊規例,控制尋求政治庇護的伊拉克人。

難民問題,對伊拉克也是沉重打擊,受高等教育的人、律師和醫生,全部逃難到外國,令伊拉克成為全中東,醫生、律師與人口比例最高的地方,也失去最優秀的人才。而且,難民的下一代也沒有多少受正規教育,他們的教育水平,都會比父母那一輩低,令國家的知識水平倒退。

要完全解決伊拉克難民問題,恐怕也要以年計,只能期望伊拉克回復安全,難民才可以盡早重返家園。

5 則留言:

stella 說...

it is so true that people in HK dont really know what is happening in Middle East and they often pay attention to the politics in Middle East.. i am interested in its culture so much and i take courses on Islamic Studies at my uni.. i am so jealous that you have been to Yemen before.. i really want to go to the Middle East but my parents dont let me go there.. i have a coursemate.. he takes a defer of a semester to practise Arabic in Syria.. i try to learn Arabic by myself and i end up knowing alif ba ta taa etc. only HAHAHA..

Chong 說...

Thank you.

Yemen is so unreal, just like what you would see in the dream. I forgot almost all the Arabic I learned, but I never forget what I experienced in Yemen.

Not many people are interested in ME, can keep contact.

My email is s985720@yahoo.com.hk

大小姐 說...

係咪打錯字呀?
讀書好???

Chong 說...

改左啦,唔該晒!

我諗我都好快畀人Cut,寫埋呢D毒藥中的毒藥!!!

Kelvin C. 說...

好好睇!
Keep on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