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若大家喜歡我鏡頭下的馬拉松風景,不妨Click樂施會的標誌,資助他們的扶貧工作)

2012年2月23日星期四

香港如何辦好國際馬拉松.《am730》.23/2

(第一次在am730寫長文)

本周日舉行的東京馬拉松,是最受香港跑手歡迎的外國馬拉松比賽。雖然今年只是第六屆賽事,但東京馬拉松已冒升為最頂尖的國際賽事,兩次打破世界紀錄的埃塞俄比亞名宿基比沙拉斯(Halie Gerbrselassie)更會在東京亮相。

去過東京馬拉松的跑手就明白,渣打馬拉松這項所謂的「國際知名體壇盛事」,根本無法與東京比較,兩者相差有如拿唐英年跟馬英九比。東京可以為馬拉松封路一整天,賽道兩旁有過百萬市民鼓掌打氣,品嘗過東京馬拉松的九大簋後,再也嚼不下渣打這盤色香味俱無的隔夜飯。

當然渣打馬拉松不是一無是處,至少渣打比台南馬拉松好,跑手不用停紅綠燈;主辦比賽的中華民國路跑協會也不比田總廉潔,曾因帳目問題遭台北地檢署調查。渣打也不會出現泰國蘇梅馬拉松情況,中間少了幾塊公里牌,你不知道有沒有跑錯路,更不會發生廈門馬拉松大規模作弊的醜聞。但號稱國際都會的香港,不應該跟蘇梅島、台南或廈門比,只是政府不曉得甚麼是一流的馬拉松,是是旦旦的田總也沒有熱誠和格局,辦一個比得上倫敦、紐約、東京和柏林的比賽。傳媒以「嘉年華」、「盛會」及「國際知名體壇盛事」形容渣打馬拉松,恐怕只是「神聖羅馬帝國」式的誤會。

我們的比賽既不是「嘉年華」、又非「盛會」、更不是「國際知名體壇盛事」、甚至連馬拉松也稱不上,因為絕大部分的參加者只是跑十公里及跑半馬,比賽的馬拉松「含量」極低,全馬參加者不足兩成。

或者有人會覺得,半夜三更出門口跑步很「型」、港鐵提早服務很體貼、每年早起床一次不算太過分。但正正是一年只有一次,為甚麼不可以讓大家有充足睡眠、有最佳的狀態應戰?香港不是熱帶地區,跑馬拉松也不是荊軻刺秦踏上悲壯征途,為甚麼要折磨大家?有甚麼「嘉年華」是黎明前開始?去到會場後又要肅靜以免噪音擾人清夢?跑到終點後連早茶也喝不了,因為茶樓仍未開閘?

除了搶劫和殺人等罪行,有甚麼事是需要趁街上沒有人、市民都在睡覺的時間做?政府口裡說馬拉松為「盛事」,但心裡認為這項活動「擾民」,把大部分賽道設在遠離市中心的三號幹線,並規定一定要在下午前解封道路,這是否自相矛盾呢?為甚麼不可以為「盛事」封多一點路、封長一點時間?

何況這項所謂「國際知名體壇盛事」,辦了十六年也不見國際名宿的縱影,來香港參賽的只是二、三線的選手,枉論在香港締造世界紀錄,參加渣打的絕大部分跑手都是本地人,渣打馬拉松充其量只是一個大型的本地比賽。

一個大城市的比賽,要跑手凌晨破曉出門口、賽道遠離市中心、盡量封最少的道路、親朋戚友無法來打氣,對歐美的賽事主辦者來說是匪夷所思:「這種比賽怎可能吸引跑手參與?」可惜,東亞有水準的比賽不及歐美多,本地跑手沒有多少選擇。渣打馬拉松這種安排和思維,與三十多年前的歐美賽事差不多。七十年代的紐約馬拉松是圍著中央公園跑四個圈;七十年代的柏林馬拉松是在遠離市中心的樹林舉行,馬拉松只是一項運動競賽,賽道沿途有甚麼風景並不重要,辦比賽前提是不擾民及阻塞交通。

但經主辦者的努力爭取,紐約和柏林馬拉松終於七六年及八一年移師至市中心的街道舉行,紐約馬拉松穿越曼克頓、布魯克林、皇后、Staten Island及Bronx五大區;柏林馬拉松的終點是穿過貝蘭登堡門,兩個比賽至今已擠身世界五大馬拉松之列。馬拉松也是橫跨周末的大型節日,全民投入觀戰打氣,賽道,吸引世界各地跑手參加,賽前一連數天的馬拉松博覽會如書展般熱鬧,創造無限商機,帶動體育產業的發展。

八一年開辦的倫敦馬拉松,創辦人當時的視野已遠超今天的香港,這個比賽的六大宗旨包括:一.提供平坦的賽道,吸引世界各地精英參加,提升英國馬拉松運動的水平及在世界地位。
二.讓人與人之間因馬拉松比賽團結
三.為倫敦的體育發展籌款
四.推廣倫敦的旅遊業
五.證明英國無論辦甚麼活動都是世界一流
六.為世界和人類帶來一點歡愉、快樂和滿足感

要馬拉松推廣旅遊業,不可能要跑手凌晨出發,比賽需要一條完美的賽道,方便市民觀戰打氣。倫敦馬拉松的賽道路經格林威治、倫敦橋、倫敦塔、金絲雀碼頭、泰晤士河北畔、London Eye摩天輪、西敏寺、國會、聖占士公園及白金漢宮,全世界的跑手怎會不心動?

不必擔心市民投訴比賽「擾民」、封路影響經濟活動。倫敦馬拉松是全世界最大規模的慈善活動,由第一屆至今已為數百個慈善團體,籌了超過五億英鎊善款(約港幣六十億元),誰敢反對倫敦馬拉松?

倫敦馬拉松是唯一一個可以讓百萬人同時參加的活動,賽會還派發觀戰指南,告訴市民有甚麼明星、藝人、名人參與賽事;精英運動員穿甚麼顏色的衣服;那裡是最佳觀戰地點,方便追星族來打氣,商鋪不用擔心封路後沒有客源,觀戰的市民要吃飯、要購物,指南還列出沿途的酒吧在那裡。

倫敦、紐約、柏林和東京一樣也要發展經濟,為甚麼這四地可以封一整天路,辦好一個享譽國際馬拉松,唯獨是香港不可以?下任的特首,可否承諾讓香港馬拉松成為真正的「盛事」?

3 則留言:

Marco Lui 說...

莊兄講得好!

拔絲蘋果 說...

謝謝你的努力,我想連百萬行這種當年全民參與的大型活動都要讓路,馬拉松可以成功爭取重回市區,實在仍需長期努力和更多人的同心爭取。。。事實上,這事反映的,仍是本城長期以經濟掛帥的中環思維所作的孽,從早兩年仍有不少在銅鑼灣逛早街的市民對封路大表不滿已可知。

觀文多時,發現很少提到政府和田總的回應,還是他們根本拒絕回應? 謝謝賜教。

Chong 說...

政府大概不覺得馬拉松需要處理,與香港其他問題比只是小問題。

至於田總,渣打年年不出兩周滿額,事實上為數不少的參加者也沒有甚麼要求,有得參加跑下就夠了。站在田總的角度,主辦權壟斷下,的確沒有甚麼誘因改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