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若大家喜歡我鏡頭下的馬拉松風景,不妨Click樂施會的標誌,資助他們的扶貧工作)

2010年5月22日星期六

給學生的信

各位同學,

花了三個周末假期的時間,終於改好卷、交了分給辦公室了。改卷時才發現,原來讀完四十份、每份幾千字的卷,一點也不容易、至少也要看兩三天!早知聽你們說,考試字數少一點、題目少一點,這樣我也輕鬆一點!

但最痛苦的過程,還是打分數。若果可以不用派C+,人人至少有B-多好?可惜考試制度,不能讓學生皆大歡喜。最難決定還是A-、B+;B-、C+的界線,應該劃在那裡?總會有這些情況,兩個學生的分數只是差一點,但一個拿A-、一個拿B+。

我不想給C+,也是因為你們都有努力和進步,十年前我讀大學的時候,對這些東西完全不了解,但你們可以交Paper、應付三條考試題目。當然,不少同學的試卷,一看就知道他/她沒有讀Readings,大概是東抄抄、西寫寫,幸好也有不少用心之作,個別同學更寫得相當好,一看就知道是A級作品。可惜導修的時間太少,拿A的學生,大部份我都搞不清楚她是誰。

我說你們抄抄寫寫,並沒有任何貶意,抄抄寫寫也不容易呀!至少我九年前肯定不懂。若把這些考試題目,給其他大學生看,他們大概連問題是問甚麼,也看不懂、也不明白。這半年時間,你們由一知半解、全無概念,到現在可以答試題,至少沒有浪費這堂課的時間。

這個學期,教學的過程中,我也學了很多東西。做學生的時候,我經常批評某些老師廢、無料到,甚至曾經Drop一科Core不讀,寧可賭下年換老師才修。現在自已做了老師,角色調轉了,才發現原來教大學一點也不容易呀!

教大學沒有教科書、沒有範本跟,訪問吹五分鐘水好易,但要講兩小時課堂,原來比想像中更難,若把兩小時的講話抄成文字,大概都有兩、三萬字至少。換句話說,每教一節課,等於寫一篇兩、三萬字的鴻文;每學期十三個禮拜,總共等於寫十三篇文!若講到中途無以為繼怎辦?

風水輪流轉,以前是我們評點老師誰廢誰好,現在我是被評點的對像了。當然也要感謝你們相當「畀面」,特別是次次坐在最前排那幾位,至少每堂的出席率都至少六成,不輸香港支持普選的比例了。

無論如何,我有機會在大學教這門課,可以學以致用是很幸運、很幸福的。對比起你們、或者比起這蕞爾小島的絕大多數人,我也算半個專家,因為沒有多少人讀過這些東西。你知道嗎?到現在,我也不敢告訴我在英國的老師,我可以在香港,教他在英國教我的東西!他肯定覺得不可思議!因為在英國,我甚麼也不是。

這門課明年不會繼續了,至於後年可太遙遠,說不到了。你們是我第一批學生、是第一批修讀這些東西的學生,也可能是最後一批了。你們比我幸福,可以在大學的時候,便有機會接觸這些東西,我是待工作後數年,有幸到外國讀書,才由零開始慢慢學起。阿Q一點想,若我讀本科時已有機會專門學這些東西、用大學漫長的暑假學阿拉伯文,現在肯定可以走得更遠。

正如我時常說,這門課的目的,不是打殘你的興趣,是培養你們對中東有興趣,可以看懂日常的新聞、相關的書藉,若有興趣朝這方面研究發展,也會有多一點基本概念,不會完全由零開始、無從入手。希望到十年後,你們仍會記得甚麼是Rentier State、伊朗79年的伊斯蘭革命、以色列是如何立國、伊斯蘭教的一些基本概念及政治思想。

這些其實都是一個大學生,應該要懂的知識和通識(Rentier State除外),只是在香港,從來當這些東西來自火星。正如我當初讀這些東西,也是希望可以把這些知識帶回香港,讓更多人認識和了解,這也是為甚麼,我得到獎學金的原因。

香港沒有home grown的研究中東政治的學者,這個範圍全是由中東人及白人研究。希望有一日,你們當中有人會繼續研究,這方面略有所成?

你們當中有很多是三年級的學生,可能為前路茫茫擔憂。九年前的我與你們一樣,這是人生的必經階段。總之,不要把第一份工看得太重要,人生是一場數十年的馬拉松,未來還有幾十年要捱,頭兩三年慢慢跑也無所謂。

做人不是為父母、為老師、為女朋友、為男朋友、為社會的期望而活,而是為自己活。人生很漫長、但年青的日子很短暫,無論你將來做甚麼,最重要的是忠於自己,想做甚麼就去做,不要計算太多,命運總是意想不到的,不要為人生留下遺憾和後悔。

大部份人也應該不會有機會再見了,後會有期!

21/5/2010

3 則留言:

ss_ter 說...

為人師表後 說起話來果然有一點老成!

匿名 說...

such a heartfelt message - we can feel it ;) peggy + alecs

Chong 說...

謝謝囉。

命不該絕,GPA生涯壽終正寢,但仍有幸在中大輪迴轉世,下學年到新的書院教書通。告別中東,改為教學習、教寫作、教做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