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若大家喜歡我鏡頭下的馬拉松風景,不妨Click樂施會的標誌,資助他們的扶貧工作)

2010年6月13日星期日

第二次布吉馬拉松二.睇完英格蘭送大禮、食個宵夜、直踩去起跑點!

忘記了聽誰說,他有個朋友參加杜拜馬拉松,連電飯煲也帶去,擔心當地的食物食不慣,影響Carbon Loading效果兼跑步表現,絕對可以反映,香港跑手的認真程度。若你告訴人家,去旅行帶電飯煲,人家肯定以為你精神失常,但去跑步有這種特權,即使帶些看似很戇居的東西去旅行,也可以振振有詞,不怕被人家取笑。

我很怕跑步認真的人,因為我做的東西、我相信的完全跟他們相反,我沒有因馬拉松戒口、甚少極刻苦的長課、也不會好好休息、外地跑步前一日,仍然努力把握時間觀光。布吉馬四點半起跑,我問其他跑手,沒有多少個看了英格蘭對美國,他們寧可好好休息備戰,但跑步絕不影響我看世界盃,看後食個早餐/宵夜,立即出門到起跑線前預備,反正從未試過通宵後跑步,試試也無妨?

可能是我的成見,感覺中認真的跑手不喜歡馬拉松節日化、歡樂化,認為跑步就是跑步,一定要有足夠的訓練才去跑馬拉松(但以港人工作之忙,又有多少人可以有足夠時間訓練?),也不太看得上打扮的跑手。

認真與好玩往往不相容。以大會的層面,印象中記得三項鐵人會會長Kent Wong說過,台灣的比賽,若果取大會以外提供的食物/飲料,立即取消資格。以個人的層面,去外地跑步帶電飯煲固然可以做好些Carbon Loading,但一切都如劇本進行、沒有一點蝦碌意外是不好玩的,旅行其中一項快樂是意外,沒有意外、沒有絕處逢生、沒有柳暗花明又一村,也沒有驚喜而來的快樂。

比賽前兩天,總共只睡了六小時。為了出發前,完成剩下的工作,周五晚沒有回家,留在辦公室工作至深夜,澡也沒有洗、半醒半睡地在沙發攤了三小時,然後坐第一班巴士入機場,趕八時往曼谷的飛機,然後轉機抵布吉。

到達酒店已是一時多,Check in、取號碼布、吃遲來的午飯、與朋友Sally下午茶、意粉派對...回到家已是近九時,短睡四小時後,一時起床看英格蘭對美國,到八十分鐘已無眼睇,英格蘭唔反輸波已偷笑,寧可上網覆電郵好過。酒店服務很稱心,三時四十五分已預備好早餐盒給每個馬拉松跑手。出門口前,曾出盡全力去洗手間解決,星期六吃很甚飽,若可以先洩一點,中途便不會急屎,可惜沒有多少人的生理時鐘,是半夜四點去廁所,出盡全力、臉上青筋暴現還是無功而返、固若金湯的屁眼滴水不漏。

起跑點在酒店不遠,酒店一早已安排頻密的接駁交通。早上四時,我只帶了相機、道具、早餐盒,我的短褲沒有袋,想塞包紙巾也沒有位,薄薄的酒店房卡則塞在鞋內,出門口去。

四時十分左右抵達起點,馬拉松起跑的期待、及仍然對英格蘭門將Green漏油彈琵琶的刺激下,異常地精神生猛,一點倦意也沒有。布吉這些較近香港的比賽,較容易找到特區同胞,也終於第一次在比賽,有兩人認出我並跟我打招呼!一人說:「看過你寫的東西,我才報名參加這個比賽,試試去外國跑!」

寫作的人,總希望寫的東西,即使改變不了世界、改變不了政府、改變不了社會,但也可以用文字的力量改變讀者,我也總算做到了,讓一些人看到馬拉松世界之大。到外國比賽,可以是一種啟蒙的,看看不同文化、不同地方的人、不同地方的安排,讓你知道原來要有這樣和那樣,才算是好馬拉松,跑手才玩得過癮。

全世界每周日都有馬拉松比賽,乏善足陳的渣打馬拉松雞肋矣,不參加也罷。渣打同一天還有東京馬拉松,放棄東京跑香港(若經濟條件和假期許可),這才是最大的損失。

2 則留言:

小叻玲子 說...

有些人喜歡準備充足去跑, 有些人只是嬉戲, 只要不影響其他人, 各人有各人的選擇權利.
同樣地, 你認為是雞肋的香港渣打馬拉松, 其實每年都有很多人想報名參加而報唔到, 咁樣留番個位比真正有需要的人都好嘅!
不過若是唔夠瞓去跑馬拉松的話, 真係辛苦了自己, 也為大會帶來不必要的風險!

Chong 說...

係呀,唔訓覺跑應該是有些少影響!這次算是準備得無咁差,過去三個月,每月跑約250公里,但時間依然無乜起色,另一原因是太隨意練,沒有效率了。

中途都有鬼佬頂唔住太熱要call白車,熱真係好難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