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若大家喜歡我鏡頭下的馬拉松風景,不妨Click樂施會的標誌,資助他們的扶貧工作)

2010年10月7日星期四

Live should move on, right?

(Mountain near Shibam, Yemen, 8/2007)

本學期起到香港大學教一門通識課,課題是「往中東出發」,一共五節,嘗試用旅遊的角度,淺談中東政治和局勢。港大通識課的理念很好:通識不計學分,純粹以興趣班的方式,讓學生自由上課。據通識部友好說,這門課一開始有130人註冊,最後來的大概有1/3至一半人。

我不是甚麼知名度的學者,有數十個學生,願意下課後再抽兩小時聽我講話,也算十分難得了,至少代表來的學生,的確有興趣了解多一點中東發生的二三事。有點喜出望外是,第三課的卡塔爾半島電視台,同學們於下課後鼓掌!(或者高興終於下課了)現在學生們專注有限,上課篤Iphone、篤Ipad的學生大有人在,能夠得到學生的掌聲,算是有所交待,沒有白費備課的功夫。

第四課是講也門與阿蓋達。我也很久沒有重看三年前去也門的照片了,從相片中解說也門時、介紹我在也門碰到甚麼人...想的是:這些日子已成明日黃花,我已經回不去了...

那年暑假,二十多歲,辭掉一份不留戀的工作,到也們學阿拉伯文,到這些鮮為人知的角落,探索世界之大,認識新的朋友。曾經不知天高地厚,與其庸庸碌碌朝九晚五,倒不如轟轟烈烈,選擇人煙稀少的另一條路,日後留在中東,儲夠錢後繼續學阿拉伯文,去中東找故事找新聞寫作...

三年多過去了,我由也門回到教室;我做不成中東記者,變了半個教中東的老師,變了話當年的「白頭宮女」,述說我去過的地方。我的也門永遠停留在2007年夏天,回看也門的一切,我質疑自己是否只是在夢中到此一遊...我失去由頭開始的勇氣,我找到愛,開始有多一點責任,去看似危險的地方,我會有一點猶疑,我會怕愛我的人擔心。

人生總有不同的階段,過去的就讓它過去,人總要繼續向前走...

Goodbye, Yemen and my imagined adventure in the middle east

2 則留言:

匿名 說...

在我的世界裡,只有學校。我花了九成九人生在念書,從未走出過象牙塔! 當我廿多歲時,歐洲仿如另一個世界,該怎樣去也不懂得。或許...當時有太多顧慮與不可能。
在我心裡唯一的執著只有學術理想的追求。在你的世界裡,我看見一處雖遠猶近、充滿無限可能和理想的大世界!從而明白到若只空想而亳不付出,永遠不可能脫離現狀往理想國。
當日若中途回去,現在便永不超生。我一定會繼續向前走,為理想與愛我的人而努力。

oriole 說...

咦,你的課完了沒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