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若大家喜歡我鏡頭下的馬拉松風景,不妨Click樂施會的標誌,資助他們的扶貧工作)

2011年5月3日星期二

由911到拉登之死

十一點幾起床,開電腦,大新聞:原來Bin Laden被美軍宰掉了。十二時許出門口,約了朋友一時鰂魚涌吃飯,中途已有電視台打電話來訪問。幸好出門口先瞄了新聞,否則電視台問到時才「係咩?死咗咩?堅唔堅呀?」咁就真係幾樣衰...

還記得十年前的911,當時在《經濟日報》剛過Probation。晚上九時多,以為平靜的一天又過了,怎料飛機襲擊世貿大樓,凌晨一時多截版時,新聞仍不斷湧來,大家都不知道明天一覺醒來,世界會變成怎樣?回家後也沒有睡,一直看網上新聞至四、五時。

當年完全不知發生甚麼事,也對中東、伊斯蘭教、恐怖主義完全沒有認識。911除了是世界的分水嶺,也是我的轉捩點,因為一點也不認識,開始有希望到外國讀一點關於中東、伊斯蘭教的想法,但沒有錢是無法去外國讀書,也只好先努力儲錢,再看看有沒有獎學金的機會,但要申請獎學金也不容易,至少要說服人家肯在你身上投資,照照鏡子,也不覺得自己有何優勝和特別。

幸好,意志沒有被打殘,一步一步走,有機會到巴勒斯坦做義工、到也門學阿拉伯文、最後上帝讓我找到Funding、修讀中東研究;十年後的今天,拉登被美軍宰掉,雖然我仍有很多東西不懂,但有機會換另一個身份在電視台講幾分鐘。

十年就這樣過去,由一無所知、初出茅廬的記者,變成可以在報紙寫寫分析,賺些外块的所謂評論員,這算不上甚麼成就,但每天行一小步,十年後回望,也會驚嘆原來也走了這麼遠。當時的我,也不知道今天會擁有這些,人生永遠有可能,只要你不甘安於現狀,未來永遠是意想不到的,共勉之。

4 則留言:

Steve 說...

The news of bin Laden’s death is a pleasant surprise, but the fight against terrorism is unfortunately still ongoing. Like millions of other people across the world, I am thrilled he is dead. Congratulations to the United States forces responsible for his death! U-S-A! U-S-A!

Kelvin C. 說...

見到你上新聞節目,我也替你高興。
希望有關中東的事情,傳媒人都能想起莊曉陽。
成為一個有影響力、有公信力的中東研究學者。
當然今篇我也相當認同,這麼多年我也是你的讀者。

Kelvin C.

jeff pao 說...

拉登撮合你同你女友

Horry 說...

我是從42公里的風光開始認識你
香港的傳媒其實有時還挺一元的(特別是在處理國際新聞的時候)
昨天看到你上電視
也挺替你高興
希望你繼續加油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