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若大家喜歡我鏡頭下的馬拉松風景,不妨Click樂施會的標誌,資助他們的扶貧工作)

2009年10月5日星期一

讀自己寫的書.中

香港出版業,恐怕與報業差不多混亂。書的稿件及相片,早於六月初送到出版社,距離出版仍有一個半月時間多。大概太多書要同時出版、不夠人手做,踏入七月後,老編才正式跟進,問我取多一些照片、重繪他們遺失了的地圖。

書展前兩天,我與S去意大利玩八天,離開家門前數小時,我才收到老編傳來的封面,那時仍未有最後書名。單是討論書名,我們MSN數小時,香港時間由凌晨、深夜天光,我也要出門口坐飛機了。

書名,我沒有更好的意見;封面,我沒有設計觸角,好像蒼白了一點,但我想,還是內容最重要。跑步的人是目標讀者,他們看到書名,只要封面不是太爛,應該也會翻一翻看看?

出版前,我連書的樣本也沒有機會讀到、沒有機會再讀一次,完全不知道最後的排版、內容、選取的相片,是甚麼模樣?只知道,書只有二百頁、無多無少,that’s all。雖然我不明白,為何一定要二百頁,不是二百一十頁。

直到今天,終於可以讀了...

預備一年時間寫的書(看書、研究一個半月;寫了一個半月;若計連去年不斷征戰的時間也計算,書是用了一年多時間籌備),四萬多字,一個小時左右便翻完了,剛剛好等於倫敦往牛津的火車。以書價82元計,若沒有七折、八折,的確不便宜呢!沒辦法啦,彩色圖片不少,油墨費省不了。

看Word Document與拿著實物翻,感覺的確很不同。有些地方,冗長了;有些地方寫得不夠多。若要我再寫一次,還是寫少一點自己在比賽的感受,再寫多一點比賽及其他人的東西。

原來,還有一些顯然的錯字和漏字;原來,不少我極希望用的照片,受訪者的照片、我與受訪者的合照,原來老編沒有用!特別是跟Liz Yelling、Yaron、及摩洛哥賽會的合照,我還告訴Yaron,會在書中找到他的照片!

原來,我在文中形容的情景,都沒有相應的照片在旁邊對照。例如尼斯海灘前跑手集體小便、尼斯的中餐廳「九龍城大酒樓」、巴黎馬拉松大大個「刀叉」招牌等等。

原來,編好的參考書目,在書中也找不到、被刪了;歐洲主要比賽賽程表,也由原本的以月份、時序排列,改為以國家分類。

想深一層,其實也沒有所謂了。Liz Yelling不是o靚模、Yaron不是梁朝偉,即使那些照片用了、參考書目仍在、時間表以時序月分編,豬八戒也不會變成劉德華,書也不可能忽然好賣的。

每一本新出版的書,都是步向死亡,由書局的書架、到出版社不見天日的貨倉、最後一程往埋填區,然後塵歸塵、土歸土。有些走得快一點、有幸再版的,便可以苟延殘喘多一會、只有經典和宗教典藉,可以挑戰死亡律。

我估計,這本書應該可以捱至明年渣打馬拉松了,要推廣,只可以趁這半年了。每看到朋友,便叫他們買書、又到一些跑步網站貼文,讓香港多些跑手知道有這本書,不要讓它無聲無息地死去。(待續)




2 則留言:

匿名 說...

>雖然我不明白,為何一定要二百頁,不是二百一十頁。

因為訂書紙是按手數的,16頁一手,這樣最省錢。你可以數數整本所有紙的數目是不是可以被16除盡。

另一個老編

Chong 說...

原來係咁!咁我就明白囉!哈哈,咁問題應該改成,為何一定要二百頁,而不是二百一十六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