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若大家喜歡我鏡頭下的馬拉松風景,不妨Click樂施會的標誌,資助他們的扶貧工作)

2007年7月18日星期三

告一段落

不經不覺,已在這個工作崗位六年多,今天已是最後一個工作天,為工作生涯的第一段劃上句號,六年的日子如飛如去...曾聽人說,若一件事令你不再感到有趣,就是你離開的時候,我想我已走到這裡了。

六年說長不長、說短不短,能夠在這六年做政治,也算我的幸運,畢竟回歸以來最低沉、最動盪、最激動人心的日子都已經歷過、參與過,恐怕落實普選前,也不會再出現比老董更廢的特首、比 03年7.1更振奮的遊行、比07年更刺激的小圈子選舉,臨辭職前還等到政制發展綠皮書公佈,奉送朱培慶被艷女拖下台。

回憶總是零碎的:梁錦松上任、老董連任、人大選舉、上北京做人大政協、23條、沙士、7.1遊行、葉劉梁錦松下台、唐唐始上位、一波波的訪京團、1123區議會選舉、人大殺掉雙普選、再一次7.1遊行、立法會選舉、老董被訓「查找不足」、老董腳痛下台、2年5年之爭、曾蔭權自動當選、政改、民主派取得入場券、曾蔭權連任、朱培慶下台、政制發展綠皮書。

六年就是由這些事件串連起來,記得第一次做人大選舉時,曾祈願希望我呢世人,不會再做第二次人大選舉,因為人大這種小圈子選舉實在醜陋。慶幸上天對我不薄,終於在下一次人大選舉前夕(今年年底),讓我離開了。

香港政治議題萬變不離其宗,來來去去重覆重覆又重覆,一句「阿爺唔畀」就搞掂,新聞也是多你一篇唔多、少你一篇唔少。20年前爭論民主、6年前爭論民主、到現在還是爭論,民主普選好不好!討論10多20年,立法會也是討論阿媽是不是女人!實在令人洩氣,爭民主的市民由學生變中年、黑頭髮變白頭髮,結果還是毫無寸進,一代政治人物的熱誠、青春就這樣虛耗了,陪葬的還有政治記者心中那團火。

香港記者的付出、貢獻和有形的薪酬是毫不相稱,但我也算較幸運的一個,至少我服務的機構,薪酬福利較一般好,不少同事熱愛行山跑步,上司既能幹又通情達理,批假也十分寬鬆,讓我在三年間去了中東、非洲及日本毅行者三個大旅行,「容忍」我各方面的疏失。

記者還有一些遠超其他行業的無形得著:很多機會與有權、有錢、有勢、有票的人接觸,明白你我他她它一樣都是平凡人,一樣都會貪小便宜、講一套做一套;可以兜口兜面拮老董、拮煲呔、拮何鴻燊、拮李國寶父子「打尖」;了解原來新聞、政策和法律的制定都像香腸,中間整的過程都是「醜陋不堪」;有機會見過朱鎔基、江澤民、胡錦濤、溫家寶、美國國務卿賴斯的真人;直擊煲呔在新加坡被黃亞細拒食肉骨茶之糗。

當然最重要還是認識一班好的行家、同事。我肯定記者中「衰人」的比例遠比其他行業少,因為選擇做記者的人,多少總會有些理想和堅持,有理想的人「衰極有個譜」,能夠與他們做同業,一起工作,絕對是我的榮幸,最不捨得也是這樣。

未來有新的挑戰,半年前也想不到自己最終可以踏上這一步,可以到英國修讀中東研究(目前最希望畢到業)。曾幾何時,我也是那種穩陣、不太願冒險的人,只是因為有兩位最近先後突然離世的朋友,才教曉我「想做甚麼就快去做」,不要學退選特首陳方安生,因為做人太理性、太多計算,最終只會一事無成。

人生流流長,但年青的日子很短暫。不要找諸多理由叫自己不要嘗試,而是應該想辦法解決問題,因為青春的日子很短暫,若現在不做,說不定到明年已沒有機會去了,況且即使你押後去做,得到的快樂和滿足,恐怕與現在坐言起行又差一大截了。

前幾天與友人J聊天,才知道在英國讀書的J,最近原來一個人膽粗粗,帶著攝影器材和機票後,到內地某偏遠山區拍記錄片。早於讀書時,J已經有對記錄片有興趣,到現在她仍堅持理想不放棄,一步一步走,又讓她走到這不容易的一步。

每人總有夢,但能夠付諸實行的只是少數,因為現實有各種各樣的限制。感謝上天我只是一個卑微的記者,不是薪高糧準、大把前途的政府工或專業人士,沒有一個索爆的女朋友(甚至連女朋友也沒有),讓我可以毫不戀棧所擁有的,為實現一個遙不可及的夢(到中東做新聞)踏出一小步。正如之前所言,最終成不成功並不要緊,最重要是我有踏出這一步,好讓我年老時不會後悔。

理想萬歲!青春無悔!期待踏上新的旅程...

11 則留言:

匿名 說...

人生流長,青春苦短.尋夢雖然不是年青人的專利,但人越大,尋夢的opportunity cost也越大.有好些人,連夢都沒有了.

其實我覺得你走,但你的記者生涯並未結束.未來還有大堆中東新聞等著你,有排你做!!!而且,我覺得,若投入去做,做一行做久了,這行的特質會慢慢融入個人的性格.我的一些機師朋友,他們日常生活上好多都小心翼翼,連小小事都有plan B,像飛機總有一堆後備系統一樣,因為習慣咁做.

又像我們,去旅行的時候,總喜歡與當地人閒聊,問東問西,又會影一些傳統旅遊照以外的照片.其實這些又同採訪有乜分別呢?分別只差在你不用找一個適合你份報紙的新聞角度/不用向老細滙報,然後要補問一些東西/不趕時間不用寫篇稿...而已.這些「採訪」是寫在我們個人的閱歷上的.

唔捨得你這位角落頭同事,但遲啲總會再見.所有人都feel到你對也門同埋英國之旅有幾咁exciting,咁你得閒就在這裡給大家報告吓啦!

fai

匿名 說...

面對最後一個同期出道的行家都離開,我呢個賣剩蔗都唔會開心得去邊。六年真係過得好快,原來已經經歷過咁多歷史時刻,唔數番都唔記得。

不過都係最鍾意你同david chan決戰果幕,初出茅廬就脾氣暴燥,犀利犀利。

會係公司谷爆的陽光中女

匿名 說...

阿陽,你是我認識中的一個「非常人」,你已做了很多平常人沒嘗過的事,到外地跑馬拉松,又做義工體驗不同的文化,交了不少朋友,現在又去讀中東的課程,很羨慕你有一個特別的目標,而你又真的去一一實現,雖然你要付出,但同時收獲不會少的。你說的對,很多事要趁早去實現,尤其自己沒有太多掛慮時,很希望你能完成你的夢想,有一天在中東跑新聞,為香港人爭光,我也會為你做旳一切應到驕傲!
carmen

ChiKang 說...

這陣子我經常想,假如一天不做記者,我的路該往那裏走。

我最羨慕你的,並非考到六合彩二奬般的奬學金,而是你找到一樣可以花上未來十年、二十年去鑽研的事情。

人生最幸運莫過如此,在茫茫人海中遇上可付託終生的人,在滾滾紅塵找到願投放日夜的事業。

想起四年前加入政治記者,也是胡里胡塗,三秒間的一個決定。人大了,視野越見模糊,原來是因為膽子變小。慶幸你仍有無懼萬難的勇氣。

祝你成功。

匿名 說...

多謝各位友好。其實我不知道,之後會做甚麼?會到何方?也沒有想到,是否可以成功把業餘興趣變成事業。現在也是見步行步,讓命運引領到不知道的地方,說不定將來又會重投報業,與大家又做行家。

世界很現實,有錢才有空間、條件和自由談理想。我這些出身草根,畢業就要背負10幾萬grant loan債、又要養家的人,能夠在30之前累積了一些財富,可以忽然浪漫追逐理想,也算是對自己有交待了。

其實也不是我特別有勇氣,若沒有成功考取這條大船,我也不敢毅然拋幾十萬去讀書,但也正正因為沒有錢,所以申請船時的確花了很多功夫和心力,令自己即使失落,也不會遺憾自己沒有盡力。

這六年間遇到不少好人好事,要多謝的人有好多,恐怕不能盡錄。要多謝的,還有兩間機構,投資是人生中最需要學的技能,若不是《經濟日報》教曉我投資,也不可能靠記者的薪酬,支持到處旅行、跑馬拉松。

六年以來,做得最開心的新聞、旅行,大部份都是在入《生果》後才發生。生果寬鬆自由的環境,讓員工都有空間追求個人的生活及目標,不會被工作壓力綁死。

若我在其他地方工作,根本不可能找到3個同事一拍即合組隊,老遠跑到日本玩毅行者。這次毅行者的樂趣,無論花多少錢也買不到。

版主

匿名 說...

每一個人,都應該有一處屬於佢自己的地方,希望你可以搵到呢個地方,可以搵到錢之餘,又可以盡展所長,呢個係我對你離開的最充心祝福。

莫探員

匿名 說...

陽,第一次留言俾你,在此祝你日後生活愉快,希望你無論去到天涯海角,都在呢個”薄log"度寫下日活軼事,update下我們在香港的朋友。

你唔講都唔覺,原來已經與你共事六年,你令我最深刻印象就是成日笑騎騎。祝你去到邊都繼續笑騎騎啦!bye!

皇后

似是而菲 說...

能夠捨下既得的一切,勇敢去尋夢,浪漫得很!數數日子,望望身邊的人,同學大多已經轉行別去,有點唏噓,但亦為阿陽的勇氣鼓舞!
的確趁年青尋夢去,總好過日後悔恨!

匿名 說...

版主

每一個決定都是一個選擇,朝你的選擇深入邁進吧,燃燒僅餘的青春啊!去喪禮唔好笑騎騎啊!

馬拉松之花

匿名 說...

都好羨慕你呀!可以輕輕的離開,而且仲鬼咁開心!

林一峰有首歌,叫做《離開,是為了回來》,其實就係我o既心聲,所以雖然我都走o左,但係其實對呢間公司好有感情。不過睇o黎你想走多O的唔同o既路,最好唔好回來咯,希望你心想事成啦。

p.s:聽講中東佬可以娶好多個老婆,咁你俾心機追多幾件索女啦,不過都要小心喪屍同機關槍,響中東地區"瀨o野",冇命賠o架!

幫你揀相機o既N同事

匿名 說...

卵陽,多謝你帶挈我們去日本毅行,多謝你過去幾年不斷提醒我們跑呢度跑果度,多謝你係又笑唔係又笑帶給我們很多回聽得到的歡愉時光;希望我們09年真的實踐到新西蘭毅行之旅,到時再見. -- 鬼腳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