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若大家喜歡我鏡頭下的馬拉松風景,不妨Click樂施會的標誌,資助他們的扶貧工作)

2007年8月3日星期五

也門四.也門行山、金過金時山!

連續上了五天課,今天(Thur)終於可以放假,與十多名同學參加學校的行山團(成員來自比利時、英國、美國、香港、馬來亞、捷克、保加利亞、加納、索馬里、埃塞俄比亞及墨西哥),到Sanaa附近的Shibam一帶行山,欣賞也門自然風光。

也門的山勢嶙峋,每座山動輒海拔2千米以上,加上位處半沙漠地帶,經年累月的風化侵蝕,每座山形狀千奇百怪,也門人又特別喜歡把民居築在山上,遠眺山脈、便會看到一座座橙啡色的立方體叠在山上,在也門行山既可看風景,又可以接觸山民及依山而建傳統建築,一舉兩得。

也門槍械普遍,不時看到持槍的也們人,若肯花錢,我也可以弄一支槍玩玩。到達Shibam附近的村落遇到一群山民,有小孩及大人都背住支自動步槍,當然立刻上前拍照!山民極之友善,我示意可否讓我持槍拍照留念?有人立即把自動步槍交給我玩,然後與我一同拍照,一點也不擔心我擦槍走火、誤傷自己友!霎時間突然好「巴別塔」feel!

中東地區的政府管治能力有限,無論在也門、還是巴基斯坦,遍遠的山區往往就由這些山民聚落自治。這些山民都是虔誠的伊斯蘭教徒,好客、熱情、友善,三五識七、讓你玩槍也不緊要、為朋友兩脇插刀、赴湯蹈火也在所不惜,所以拉登在塔拉博拉山區定過抬油,無論美國政府賞多少懸紅,山民不可能為錢出賣朋友。

玩完槍後,穿過村落及後面的瀑布,攀過一塊又一塊的巨石,若一不留神跣腳,隨即跌落山,可謂一步一驚心,特別是我只是穿一對涼鞋行、沒有行山鞋,難度肯定金過日本毅行者的金時山,因為金時山仍然可以夜行,但這段路夜行的唯一下場就是跣腳跌落街、叉錯腳跌落街、及仆街跌落山。若金時山是五粒星、這裡至少值七粒星。

上到山後,便會走到一條峽谷、兩旁的山盡是經年被河水浸蝕的沉積岩、像威化餅一樣一層又一層叠上去、沿著峽谷中間河流一直走,便會走到一個湖,可以在湖中游泳,這就是行這段路的最大回報了。

山邊野餐後,回到Shibam市中心,下午登海拔2600米的山城Kwakaban,沿途山徑全是寬闊的石頭路,一直之字由山腳引至山頂,沿途鳥瞰Shibam市及附近一帶農田,走了兩小時左右,終於達山頂的Kwakaban鎮。

這些山頂地方,既沒有資源、交通又不方便、氣候溫差變化也極大,根本不適合居住,山民不住平地,老遠跑到山頂築城也是迫不得已。也門多戰亂,Kwakaban原來是Shibam居民為逃難的築,若有甚麼風吹草動,居民便可以撤退上山防守,最近一次逃難就是十多年前的內戰,Kwakaban鎮也淪為戰場,所以鎮有城牆包圍、大多數房屋也被炮火摧毀、殘缺不全,居民衣著也殘舊破爛,破落的感覺有如秘魯山城馬丘比丘。(暫時仍未踏足,只是憑紀錄片印像)

Kwakaban山的另一面有一間茶屋,一行五人(比利時仔Ken、英國仔Mark、墨西哥仔Ivan、帶團的阿拉伯文老師及我)小休。山腳不時傳出槍聲,肯定有人向天開槍!也門人好多持AK47,火力畀「抽水哥」勁好多!梗係立即搵地方避避!

Mark哥立刻將相機zoom到盡,影山下的可疑人物,翻看照片發現,原來有一個人正在開槍!他笑說,不如把照片給CIA,然後說這人就是bin Laden,可能都分到些懸紅!可惜我之後翻影那群人,怎樣也拍不到那支槍,註定我無法分懸紅!

早上7時半出發,返回學校已是晚上8時。香港沒有多少人到也門旅行,會到也門行山恐怕更是絕無僅有,若不是學校組團,一般遊客要到也門行山,一定要租車、聘用司機及嚮導,才不會迷路。

學校下星期則會組個兩日一夜團到Taizz(也門第三大城市,應該也會幾好玩)。即使阿拉伯文學不懂差也不要緊,至少行過兩座人煙杳至、就連行山客也不會行的也門山;滿足感固然與駕車上富士山五合目、日本毅行者差一大截,但也是一段難忘的旅程,至少又可以自吹自擂:也門山上的風光、我也擁有!

3 則留言:

大小姐 說...

你次次影相都係甘既樣架,哈哈

似是而菲 說...

其實這樣走走停停,攝盡百態都不失為人生極妙的紀錄,真的,學不懂阿拉伯文也不要緊,因為你這一個月,收穫已經很豐富!
ps.我十分中有9.9分懷疑你有中東血統,真係唔係幾分得出你同隔離啲朋友有咩特別大既唔同之處!哈哈......

Chong 說...

I will make a 12R print when I go back home! The rifle is quite heavy, absolutely too heavy for the kids!

There is a weapon market 40KM my place, but newspaper said it was shut down. I will visit it to see what's going on?

Writer